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电影剧本《嘉年华》

[复制链接]
2049 1 admin admin 发表于 2018-9-27 18:26:00

《嘉年华》剧本



1、海岸边,日,外
海岸边零星散落着几个游客,一个巨大的玛丽莲梦露掀裙子的雕像矗立在海岸边。
十五岁的少女小米围着雕像看了几眼,然后蹲下来抚摸着“玛丽莲梦露”被染成红色的指甲。
几个女游客跑了过来:让一下,让一下。(小米让开)一、二、三,茄子。
小米退了几步,从身后看着“玛丽莲梦露”裙底的内裤,然后拍了几张照片。
画面切换
小米往大海相反的方向跑去,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海岸边的一个旅馆。
2、旅馆,夜,外
小米在院子里清洗着树叶,一辆汽车开进院子停了下来,小米听到了从车里传来孩子的唱歌
声。
3、旅馆前台,夜,内
来开房的是当地高级官员刘会长,他喝得醉醺醺的。
小米:电话和车牌号写一下。
刘会长登记的时候,小米看了看大厅里正在玩耍的两个女孩儿,他们穿着学生服,看上去十
一二岁。
小米接过登记表:身份证。(刘会长掏出了身份证)那两个女孩儿呢?
刘会长:那两个女孩儿哪有身份证啊,小孩儿,快点儿,快点儿。
小米复印了一份刘会长的身份证,又凑近看了看那两个女孩儿,她们在抢一个黄色的发套玩
儿。
画面切换
小米盯着监控,监控上显示刘会长进了一个房间,那两个小女孩儿进了一个房间,小米在登
记表写上“306”和“307”。
小米将登记表收起来继续看着监控。


4、旅馆,夜,内
小米拎着一袋啤酒上了三楼,敲了敲那两个女孩儿的房间。
那两个女孩儿还在房间里大喊大叫。
一个女孩儿听到后:谁啊?来了来了。
开门的是小文,她带着那个黄色的发套。
小米:你的啤酒。
小文接过了啤酒。
5、旅馆,夜,外
旅馆打烊,小米收拾院子里的垃圾,然后把植物摆好,关上了院门。
大厅里,小米将供奉的财神擦了擦,然后关闭了院子外的灯。
她突然听到了脚步声,朝楼梯那边望了望,慢慢往前台靠近。
监控里,小米看到刘会长站在那两个女孩儿房间的门口,他想进去,但被两个女孩儿推了出
来,又要进去,那两个女孩儿又推了他一把。
小米掏出手机,打开摄像机,对准了监控,监控里三个人在拉扯,但最后,刘会长还是进了
两个女孩儿的房间。
出字幕:嘉年华
6、旅馆,日,内
早上,小文光着脚丫从房间里出来,走到刘会长的房间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
另一个女孩儿张新新从房间走出来,小文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出声,两个人走到了楼
梯口。
7、学校教室门口,日,外


小文和张新新分别站在教室的一前一后罚站。
教室里传来老师的声音:咱们马上期中考试了,大家回去之后抓紧时间复习,别再贪玩了,
少看点儿电视,还有课外书也少看一点儿。还有上次拖咱们后腿的同学,这次千万别拖后腿
了,好了,下课吧!
下课钟声响起,伴随着一阵激动的叫声,学生们从教室里跑了出来。
几个淘气的男生从后面出来看到了小文。
胖男生:孟小文同学,你又迟到,一个瞌睡虫。
小文骂道:滚蛋。
胖男生拿出手机给小文拍照,老师出来后,他们收起手机往张新新那边走。
老师:孟小文,过来。(小文和张新新走到老师面前低下头)想清楚了吗?今儿谁的错?
张新新看了一眼小文,露出求救的眼神。
小文:是我,她昨晚去我家住,我忘了上闹钟了。
老师的态度很不屑,还带着些许的嘲讽:你妈又没回家啊,我都懒得说你了,明天让家长来
趟学校吧!(看向张新新)还有你,还想不想上重点中学了,每天跟她在一起。
张新新:老师,我错了。
老师:行了,回去一人一千字的检察,明天交给我,不许互相抄。
两个人鞠躬:谢谢老师。
小文走了几步,老师叫住了她:孟小文,黑板擦了。
老师瞪了一眼张新新然后走开。
小文去教室擦黑板,几个同学还在说她迟到的事情。
8、水房,日,内
小文坐在水房里,似乎有些难受。
张新新跑过来伸出手掌,手掌里有两粒药。
小文:我从三班沈冰冰那里要的,她说每个月肚子疼就吃这个,吃了就不疼了。
两个人一人拿了一粒喝了。
张新新的手机响了,张新新掏出手机给小文看:小文,咱俩的照片被发到群里了。
小文气得直接从水房走到教室门口,来到了胖同学面前。


小文边骂边上前抢手机:给我删了。
胖学生:你干什么?
小文:偷拍我照片啊!
胖学生:没有。
小文:都发群里了还说没有,给我删了。
胖学生推了小文一把:我干嘛要给你啊!
两个人坐在地上争抢手机,旁边的人在劝架,又打了一会儿,不知是谁喊来了老师。
一个男老师走过来:干嘛呢?(拉起胖男生)就你最淘气。
胖男生:她抢我手机。
男老师把所有人都喊进了教室。
小文躺在地上,捂着小肚子作痛,她的大腿上有几道红色的淤痕。
男老师:孟小文,起来。
小文还捂着肚子一动不动。
9、旅馆,日,内
小米正在收拾房间的浴巾,把它们堆到了一起,然后和一个男工作人员交接。
一个留着长发,浓妆艳抹,穿着粉红外套的美女从楼上下来,朝那个男工作人员露出媚笑。
小米:莉莉姐。
莉莉没有回话直接走开了。
男工作人员把眼睛从莉莉身上移开,然后记录:传单 16 条,浴巾 19 条。
小米:浴巾写 28 条。
男工作人员改了数字交给了小米,然后抱走了浴巾。
10、旅馆前台,日,内
小米走到前台,坐到了一心只顾涂抹指甲油的莉莉旁边。
小米:这都快清明了,怎么人还那么少啊!
莉莉:人少还不好啊,等黄金周的时候啊,前面那沙滩就跟煮饺子似的,累死你。


小米:健哥那儿,好玩儿吗?
莉莉:有什么好玩儿的?
小米注意到莉莉的耳朵:新耳环啊!
莉莉展示给小米看:好看吗?
小米:真好看,健哥对你还真好。
莉莉:他?他能舍得给我花这钱?(伸手示意,小文将耳朵凑近她的嘴巴)小健还问我呢,
问我,你是不是真的是个雏儿。
小米反应有些强烈。
莉莉:他说你要真是的话,愿意给你找一个花大价钱的主。
小米:那你怎么说的?
莉莉:我?我又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11、医院,日,内
小文和小文母站在病房门口,小文母亲留着长发,同样浓妆艳抹。
医生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进来啊!
小文母把小文推进了病房里。
小文走进病房。
医生指了指病床:去那儿。
小文走到床前。
医生:把裤子脱了。
小文脱下了裤子。
医生:上床。
小文上床,有些胆怯。
医生把门帘拉上,挡住了视线,从门帘传来医生为小文检查身体的声音。
医生给小文检查身体,小文的眼睛四处乱看,脖子乱扭。
医生:躺好了,不要害怕。
画面切换
病床外,张新新和张新新的父母坐在椅子上等。


医生的声音传出来:张新新,进来吧!
张新新的父母把张新新带进了病房。
小文和小文母出来,小文慢慢悠悠走到了椅子上。
小文母亲靠近小文,给了她一个清脆的巴掌。
一旁的小文父:别动手。
小文母骂道:我打我女儿你管得着吗?
小文父:打什么孩子啊?
小文气冲冲走到小文父面前:我打谁啊?我打你行吗?你去,把那个什么干爹给我叫来,我
照打。
小文父很淡定:您别这样,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都应该冷静点儿。
小文母:他是你的老上级,你为了巴结他,让自己的女儿认他做干爹,你这干爹认得还真值
啊!
小文父也生气了:你怎么这么说话啊。
小文母:那我怎么说话啊?有你这么当爹的吗?让自己的女儿认一个畜牲当爹,有你这么当
爹的吗?
小文父毫不示弱: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小文母咆哮:我不这么说我怎么说?
医生:哎!要吵到外面吵去,别在这儿大声喧哗。
两个人安静了,一旁的小文始终沉默着不说话。
医生出来:两位家长进来一下吧!
家长都走进了病房里,张新新坐到了小文旁边。
张新新:小文,对不起啊!是我告诉我妈了,我实在扛不住才告诉她的。
小文:你还告诉她是我出得主意?
张新新:我怕她揍我。(拉住小文的手,但刚刚碰了一下就被小文推开)我真的对不……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病房里传来家长的哭泣声,两个人同时望了一眼。
张新新靠近小文:什么是处女膜啊?
小文没有回话,张新新一脸无知样。
12、旅馆,日,外


小米正在工作,出门看到了便衣警察王队长。
王队长有些严肃:叫什么?
小米:小米。
王队长:身份证呢,看一下!
小米:丢了。
王队长:丢了还是没有啊?
正在这时,莉莉跑了过来:王队。(笑着搂住小米)你别吓着她了,这是我妹妹。(看向小米)
王队就是来问点事儿,大前天晚上有一个男的带了两个小姑娘来开房。
小米:大前天?
莉莉:就是小健来找我的那天晚上啊?那天晚上是我值得班,第二天是你打扫的房间,对吧!
小米点头。
王队长:那时候你在哪儿啊?
小米:我在打扫院子。
王队长:你看见他们啦?
小米:没有。我在打扫后面的院子。
一个随行的调查员和经理走了过来。
调查员:王队,视频只到前天下午,再往前就没有了。
经理很客气:王队,我们这系统四十八小时之后就自动覆盖了,早一天来就好了啊!
王队:什么破系统啊,老古董赶紧升级。
经理掏出烟递给王队:哎呦,升什么级啊,都要钱啊是吧!
王队:挣这么多钱,哭什么穷啊!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莉莉冲那个调查员露出同样的诱人的微笑,然后走过去和那个调查员说
了几句话。
13、房间,日,内
经理和王队走进了房间。
王队敲了敲墙壁。

8



《嘉年华》剧本

经理阻止:别砸别砸,王队,这壁纸刚贴的。
王队继续检查房间。
调查员也在检查:这房间收拾的真干净啊,连根头发都没有。
经理:那当然啊,我们家的卫生一直是做得最好的。
王队走到门口,来到了小米和莉莉面前,莉莉还带着那副诱人的笑容。
王队:收拾房间的时候,捡着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吗?
小米摇了摇头。
王队:避孕套?
小米:没有。
王队:看没看见血迹,脏纸巾。
小米再次摇头。
王队:好好想想,别撒谎啊!
调查员走了过来:空啤酒罐应该有吧。
王队看向调查员:还点了啤酒了?
调查员:这上面登记,307 房间叫了四罐啤酒。
王队看向小米:有没有啊?
小米眼神飘忽:好像,有。
王队:几罐?
小米:四罐。
王队:确定吗?
小米:确定。
14、旅馆院子,日,外
小米拎着一条鱼跑向经理。
经理催促着:快点儿!动作快点儿。
经理从小米手里接过鱼递给了调查员。
调查员接过来放到后备箱:太客气了。
经理:哪里,哪里。(走到副驾驶)王队,给你放车后面了啊!记得,加点儿豆豉和辣椒一起蒸好吃啊!

经理扭头看向小米和莉莉:你们俩!(两个人过来)捡没捡到一个黄发套?
两个人摇头。
王队:走!
司机开车走了,三个人都很客气的告别。
待他们走后,经理的脸立马沉下来,从地上捡起水管就往小米和莉莉身上喷水。
莉莉躲避着:经理。
经理大骂:你们俩个去那里给我蹲下。(两个人动作缓慢,他继续拿水管喷)听不懂是吧!
两个人像犯罪分子一样蹲了下来。
经理指着他们:你们俩给我说实话,那天谁值得班?(继续拿水管喷)不说是吧,不说给我走人。
莉莉指了指小米:我让她值的。
经理:你不想干了,是吧!
莉莉:不是,经理,我那天有一个老乡来了!
经理:你再掰啊你。
莉莉:经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经理看向小米:你,说好的身份证呢?
小米:在,在老家办着呢。
经理:都几个月了,你蒙谁啊你。好啊,你自己没有身份证还敢查别人的身份证,那幸亏今
天那个警察是个没脑子的花痴。(看向正在笑的莉莉)笑,我像开玩笑嘛?
经理又喷了一下。
莉莉:经理,我的妆。
经理:你就惦记着你的妆,成天画的跟个妖精似的,连警察你都敢勾搭啊你,你再给我看到
你试试?(又指向小米)你,月底再交不上来身份证,你就给我走人,听了没有。
经理骂完离开了,两个人瞪了经理的后背一眼站了起来。
经理又折返回来:往后再有人问起,就照今天说的,你值的班,你打扫的卫生,好好对对词,
别给我说漏了。
15、小文母家,日,内


小文母站在窗前淡定的抽着烟。
律师郝洁坐在桌子: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你那天晚上在哪儿?
小文母:我在哪儿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吗?
郝洁:当然有,也许你在家等她,也许你给她打过电话,她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这都有关
系。
小文母:她不回来,跟我在哪儿有什么关系?
郝洁:也许她知道你不在家,所以她不愿意回来。
小文母有些不高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事是我造成的?
郝洁:我没有这个意思。
小文母咄咄逼人:那你什么意思?
郝洁尽量让气氛缓和:现在的情况是,刘会长拒不承认进入了小文的房间,而旅馆的监控视
频在警察到达的时候已经过期了,我们仅凭孩子身上的伤口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找到刘会长
进入房间的证据,才能拘留他,每一个细节都有帮助。
小文母掐掉烟走在了郝洁对面。
卧室里,小文透过门缝看着母亲和律师两个人在对话,她听得也很清楚。
小文母:那天晚上我去跳舞了,半夜两点才到家,然后就直接进屋睡觉了。
郝洁:你一直到学校通知你时,都没有跟小文联系过?
小文母摇了摇头。
郝洁:那孩子的爸爸呢?
小文母听到后有些坐立不安,她起身把卧室的门关上:那个窝囊废,一年才回来一次。
小文听不到两个人的谈话,她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抱着一个装着金鱼的瓶子跳窗出去了。
16、街道,日,外
小文坐在了路边的一个台阶上,把瓶子盖打开,然后拿出手机开始玩。
17、旅馆员工宿舍,夜,内
小米抚摸着那个黄色发套,听到门响后,她赶紧把发套收起来放到了枕头底下。

莉莉进屋开灯,然后脱下外套在镜子前打扮。
莉莉:小米,小健马上就来找我了,你帮我关个门好吧!
小米没说话,莉莉从床铺拿出一只口红递给了小米。
小米打开闻了闻,然后收了起来,但从表情看出,她还是很不情愿。
18、旅馆院子,夜,外
小米穿着睡衣,把大门关紧后往回走。
她四处张望,似乎怕人看见,然后用房卡打开了一间房。
19、旅馆房间,夜,内
小米洗完头擦着头发,走到床边平躺在上面,双手抚摸着柔软的床垫。
20、旅馆大厅,日,内
小米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个男子小健走过来坐到小米旁边,盯着小米看了一会儿然后碰了碰她的脚,小米一下子惊
醒了,坐起来后缩着身体。
小健点着了一根烟:听说你要办身份证是吗?找我啊!
小米:你能办?
小健:你是不是犯过什么事啊,为什么没有身份证?你跟我说说呗!
小米:不能办就直说。
小健:切,哥有什么事不能办啊!
小米:你要多少钱?
小健:妹子,你要谈钱就俗了。
小米:那就算了。
小健:开玩笑。一万块,帮你搞定全新身份,改名改生日都行。



小米:我没那么多钱。
小健靠近了小米一些:当然了,也不是所有事(把手放在小米的腿上)都需要用钱来解决啊!
小米扭头看到莉莉过来了。
小健起身离开:行,以后找哥玩去啊!
小健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21、警察局,日,内
小文、小文母和郝洁坐在王队对面。
王队:说吧,张新新都承认了。
小文母:说啊!
小文:喝了一点儿。
王队:一点儿是多少啊,一罐还是两罐?
小文低下头没说话。
王队:旅馆的服务员第二天可是在房间里发现了四个空瓶,我们可以给你做个尿检,看看到
底喝了多少。
郝洁:这么久了,人体里的酒精是查不出来的。
王队:郝律师,请你别打断我问问题。
郝洁:我只是陈述了一个常识,您不必这样诈小孩子。
小文母:郝律师……
小文突然打断:我,我想上厕所。
王队示意了一下旁边一直在做笔录的女警察。
女警察:跟我来吧!
女警察把小文带出了屋子。
小文母:王队长,我女儿才十二岁,她不会喝酒的,那小孩子……
王队:现在这孩子,能有什么不会的事。
小文母:你什么意思?
王队:没什么意思,就是咱们都老了,赶不上趟了。
小文母大骂:赶什么趟啊!


郝洁打断:王队长,我倒是想问一下,您今天让孟小文来录第二次口供到底为了什么?
王队:我们掌握了新的情况,当然得问一次了。
郝洁:什么新情况?几罐啤酒?
王队:这么重要的事情,这孩子头一回可没说。
郝洁:小孩子刚受了这么大的创伤,漏掉细节很正常。
王队:这可不是一般的细节。
小文母再次生气: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女儿说的话?
王队:我可没这么说。
小文母拍着桌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女儿在撒谎啊!
王队:你得相信我们。
小文母咆哮:我相信你,你也得相信我们啊,我女儿的伤在那摆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
干嘛还找我女儿来问话。
两个人吵架的时候,郝洁收拾东西从屋子里离开了。
22、警察局楼道,日,内
郝洁走出屋子将门关紧,往厕所的方向走,两个人吵架的声音在她耳边渐渐边弱了。
郝洁对门口等着的女警察:小孩子麻烦,我来看着她。
女警察:好。
女警察离开,郝洁走进了厕所,在里面找了找没有找到小文,最后她打开厕所里盛放杂物的
仓库,看到小文蹲坐在地上。
郝洁把外套脱下给小文披上,把小文带出了厕所。
郝洁像慈母一样搂着她走出了警察局。
23、公路,日,外
郝洁开着载着小文离开。
郝洁给小文母发微信:我带小文走了,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我跟你解释。
画面切换


车子停下。
郝洁转向小文,说话很温和:别怕,现在只有咱们俩,阿姨相信你,你也要相信阿姨,咱们
俩永远都说实话,好吗?跟阿姨说,那天晚上你和小新为什么不回家?
小文开始有些害怕,最后还是开口:唱歌唱得太晚了,回家怕妈妈打。
郝洁:小新的干爹送过你什么礼物吗?比如衣服,首饰。
小文摇头。
郝洁:给过你钱吗?
小文摇头。
郝洁:他以前有没有带过你们去旅馆?
小文摇头。
郝洁:那天你在旅馆喝了几罐啤酒?
小文伸出了一根手指。
郝洁:啤酒确实是你们自己叫的?
小文点头。
郝洁:再好好想想,那天在旅馆除了碰到服务员,还碰见过什么人?
小文摇头。
郝洁拿出了一张莉莉的照片:是她吗?
小文摇头。
24、旅馆,日,内
小米正在收拾东西,对讲机里传来莉莉的声音:小米,小米,你在哪儿?
小米对着对讲机:我在 305。
莉莉的声音:你在哪儿?
小米:305。
不一会儿,小米猫着腰鬼鬼祟祟走了过来。
小米:怎么了?
莉莉:有人在找你。
小米:谁啊?


莉莉:她说她是那两个小女孩儿的律师,要找那天晚上值班的人。
小米:那天晚上值班的人不是你吗?
莉莉:正经点儿,她知道不是我,死缠着问我是谁,不说还不走了,你自己找个地方躲着啊,
千万别让她看见你。
莉莉离开了,小文朝窗外望了一眼,看到了郝洁,郝洁正好也看到了她。
25、海岸边,日,外
小米领着郝洁来到海岸边的礁石后面一个很隐蔽的地方。
小米:我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可是如果你说出去的话,我会被炒鱿鱼的。
郝洁给了小文的一张名片:这是我的电话和地址,我保证不说出去。
小米把名片收起来:给我一百我就告诉你。
郝洁愣了一会儿,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了五十:我给你五十。
小米:那晚是我替莉莉值的班,大概十一点多,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孩儿过来开了两间房,
男人一间,两个女孩儿一间,就这样。
小米伸出手,意思是要钱。
郝洁没有动:我还有问题呢。
小米:你问吧!
郝洁: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和那两个女孩儿在不同的房间?
小米:监控视频上看到的。
郝洁:你为什么会去看监控视频?
小米:碰巧看到的。
郝洁:不是因为奇怪吗?
小米:奇怪什么?
郝洁:本地车牌,又没有行李,还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孩儿,不奇怪吗?
小米有些不耐烦了:这儿什么人没见过?不奇怪。
郝洁:那后来呢,那个男人进了那两个女孩儿的房间了吗?
小米:没有。
郝洁:你听到什么响动了吗?比如敲门声,叫喊声。

小米:没有。
郝洁:那啤酒呢?
小米:对,有个女孩儿要了几罐啤酒。
郝洁:你送啤酒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有没有在房间。
小米:没有。
郝洁:你确定?
小米:就只有那两个女孩儿。
郝洁:那个男人第二天什么时候离开的?
小米:我早上不值班,没有看见。
郝洁转移了话题,打量着小米:你多大了?
小米:十八。
郝洁:你看上去就像十五。
小米:我今年十八岁。
郝洁:给我看看你的身份证。
小米伸出手:你问的问题我都说完了。
郝洁把五十块钱塞到了小米手里,小米直接走了。
郝洁拉住了小米的胳膊:想到了什么就给我打电话。
小米:你会给钱吗?
郝洁:会有回报。
小米走了几步又回头:如果你把说得这些告诉别人,我会一口否认。
26、小文家,日,外
小文拎着两袋蔬菜回到了家。
小文躺在沙发上抽着烟。
小文把零钱递给母亲。
小文母坐起来:你还知道回来啊!
小文往卧室走。
小文母:碰见谁了?


小文:李阿姨,王伯伯。
小文母:李阿姨问你什么了?
小文:我告诉她说你病了。
小文母:她说什么了?
小文:她说教练教新舞了,让你病好了去学。
小文母:你是不是真的希望我病啊!(盯着小文)看你那样,真是越来越像你爸了。(小文斜
着脑袋瞪着母亲)你再用眼睛瞪我?看看你这副样子。
小文母冲进卧室,把小文那些裙子之类的衣服都扔了出去。
小文阻止:妈,你干嘛啊?
小文母:让你再穿这些不三不四的衣服,我让你穿,我让你穿。
小文一直在阻止,最后两个人拉扯着一件裙子。
小文母:你松手,你松手。
两个人松手,小文母坐在床边哭泣。
小文哭着去地上捡那些被母亲弄得褶皱的衣服。
小文母冲过去拉住小文:还有你这头发,一天天披头散发的干什么?你给我过来,过来。
小文哭喊着被母亲带到了厕所里。
27、小文家厕所,夜,内
小文站在镜子前看着被母亲剪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小文把母亲的化妆品打开,全都倒在了洗手盆里。
小文拿着那个装着金鱼的瓶子,跳窗离开了家。
28、公路,夜,外
小文坐在公交车里,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
29、小文父家,夜,外
小文摇晃着大门口的铁栏:爸。(又摇晃了几下)爸。
小文接连叫了好几声,但没有人回应。

30、海岸边,夜,外
小文来到海岸边,望着玛丽莲梦露的雕像。
小文走到雕像下围着看了看,然后靠在雕像下睡着了,将装着金鱼的瓶子搂在了怀里。
31、海滩烧烤,夜,外
莉莉载着小米来到了烧烤摊,烧烤摊里很多人在喝酒吃串。
小米气冲冲走到了小健所在的那一桌。
小健看到小米后:稀客啊,来来来。(对旁边的一个男生)给妹子倒酒。
小米冲着小健大喊:给我。
小健:什么?
小米:给我。
旁边那男生:妹子,先坐。
那男生把小米按在了椅子上。
莉莉走过来,小健搂住她:莉莉,给你介绍大老板啊!
旁边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搂住了莉莉。
小健:陪黄老板喝一个啊!
莉莉有些不高兴。
小米追到小健身边:给我。
小健把那个黄色发套扔给其他人,其他人来回扔着发套,小米一直在追逐大喊,其他人继传
递,用这样的方式逗小米。
32、船上,夜,外
小健拿着发套上了海边停靠着的一艘船上。


小米跟着追过来然后上了船。
小米四处看了看,往船体内部走,走着走着,小健突然冒了出来。
小健揪住了小米的衣领:吓一跳啊!
小米去抢手里的发套,小健还是不肯给。
小健:告诉我这是哪来的就还给你。
小米:是我的。
小健:别扯了啊,全城谁不知道你们旅馆那起案子啊,那天晚上是你值班对吧!这是不是那
两个女孩儿的?
小米背过身没回答。
小健凑近:你看见什么了?
小米:没看见。
小健:监控视频呢?
小米:早就洗掉了。
小健:骗谁呢?经理那个老滑头我还不知道啊,能在海边这种地方开旅馆的人,上上下下不
知道花了多少钱,他能自找麻烦吗?他肯定把视频藏起来了,你只要把视频给我弄到手。
小米:你在说什么?
小健:信息啊,信息就是钱,你知道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别人不知道,这就是钱,可钱不
是你这么三五块挣的,懂吗?
33、小文父家,日,内
小文父给小文熬粥,给小文盛了一碗。
小文父:够了吗?
小文没说话,拿起来喝了几口。
小文父:一会儿给你妈打个电话,叫她下午过来接你。
小文一气之下直接冲进了卧室。
小文父走到门口:咱们不是说好的吗,住一个晚上就回家,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啊!你打不,
你不打我打。
说着,小文背着书包冲了出去。



大门锁着,小文去开锁。
小文父扒拉了她一下:往哪儿跑呢你。为什么不能给你妈打电话?
小文将头扭向一侧。
小文父:你说话啊!
34、海岸边,日,外
小米在海岸边溜达,来到了一个小卖部前。
小米:有电话卡吗?
售货员:有啊,你要实名的还是非实名的?
小米:什么?
售货员:实名的要身份证,非实名的贵一些。
小米:非实名的。
售货员:你要普通号还是幸运号。
小米:有什么区别?
售货员:普通号五十,幸运号最少一百。
小米:普通号。
35、街道,夜,外
小米收拾着垃圾,然后回到了前台,发现前台的莉莉带着一个墨镜。
小米走过去看到眼镜旁边的一块红色伤疤。
小米碰了碰,莉莉作痛闪开。
小米:你这是怎么了?
莉莉:没什么?
小米:是因为我吗?
莉莉摇头。
小米:真的不是?
莉莉:跟你没关系。



小米:是那个老板?健哥,他不管吗?
莉莉:他?他只认钱。
小米从冰箱拿出一罐凉雪碧:敷着吧,这样下得快。
莉莉接过,然后摘下墨镜敷上了。
小米:要不你上去歇着,我替你看着。
莉莉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上楼了。
小米确认莉莉走后,拿出了电话卡装在了手机里,然后掏出登记簿,找到了刘会长的电话。
小米给刘会长发了一条短信:我有你进女孩儿房间的视频,给我一万块,我就不报警。
小米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发送了出去。
36、小文父家,夜,外
小文父拿着手机出门。
小文母在大门口喊:你磨蹭什么啊,快点儿开门。
小文父走过去:你小点儿声,刚睡下。
小文母:赶紧开门。
小文父没有开。
小文母:说好了我来接孩子的。
小文父:没说好。
小文母:你什么意思啊?
小文父:她为什么离家出走啊?
小文母:我没必要跟你解释。
小文父:她说她不愿意跟你回去。
小文母:你拿孩子跟我置气是吧!
小文父:她自己说她不愿意回去。
小文母:我是监护人我说了算。
小文父:你嚷嚷什么啊!
小文母:你开不开?(小文父没开门)你不开门我报警了啊!
小文父直接往屋子里走,小文母叫住了他。



小文父折返回去,看到点着一根烟的小文母:你这什么时候也开始抽上烟了。
小文母递给了小文父一根。
小文父:我戒了。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小文母也冷静了:她真的不想跟我回去啊!
小文父点头。
小文母:她还跟你说什么了?
小文父摇头。
小文母: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闷。
37、小文父家,日,外
小文父打开了大门,然后送小文出去。
小文父:二十八路坐到底,再转……
小文打断:再转十九路。
小文父:放了学直接回来啊!
小文:知道了。
38、海岸边,日,外
小文坐在沙滩上,沙滩上全都是拍婚纱照的夫妻。
小文往海边靠近了几步,看着拍照的这些人。
39、小文父家,日,外
小文拍了拍身上的沙土,然后回到了家。
透过玻璃,小文看到郝洁坐在家里和父亲说着什么,她扭头跑开了。
郝洁听到动静后追了出来:小文?


40、街道,日,外
小文继续跑,郝洁和小文父在后面追着。
小文父追到了小文。
小文却用拳头捶打着父亲:你走开,你走开。
小文继续与父亲纠缠,郝洁不知道该怎么阻止。
小文摔倒在地上,郝洁从地上扶起小文,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小文小声哭泣着。
郝洁像个母亲一样温柔的安慰:好了,好了。
41、小巷,日,外
莉莉骑电车载着小米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巷深处,来到了一家小诊所里。
42、诊所,日,内
医生给莉莉倒了一杯茶: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这儿啊,用的是韩国的纳米微创技术,手术
效果特别逼真,什么孕检啊婚检啊都检查不出来的,我们手术的时间差不多就是半个小时,
真的,相信我,一点儿都不疼,还有,就是咱们这儿的价格也特别的合适,比外面那些正规
的大医院要便宜至少一倍呢,要不你考虑一下。
莉莉一直沉默着,小米一直在诊所里溜达,观察着这里简陋的设施。
43、旅馆,日,内
小米扶着醉醺醺的莉莉上楼。
小米:小心。
莉莉用喝醉的口气:再喝一杯。
小米:医生都不让你喝酒了,你还喝那么多,小心。
莉莉:医生说我还能生呢,我要生个儿子,带到小健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他爹,他肯定



吓尿了。
莉莉坐地门口傻笑着。
小米开门把莉莉扶到了床上。
小米给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莉莉骂道:小健,我操你祖宗。(委屈的哭泣)下辈子再也不当女人了,再也不当女人了。
小米:别哭了。
小米给莉莉脱下衣服,看到了莉莉大腿侧面的纹身。
44、海岸,夜,外
海岸边有一个刚刚建设好的水上乐园,小文看了看,拍了张照片。
小文走到海岸边,用手机对准了大海:看,这是大海。
小文父偷偷走到了小文身后。
手机里传来张新新的声音: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啊!
小文:你听。
大海的声音传了过来。
45、旅馆,日,外
小米在外面收拾桌椅,看到郝洁走了过来。
郝洁没有说话,直接拿出了一百块钱。
46、旅馆房间,日,内
小米领着郝洁来到了房间。
郝洁: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送啤酒来得时候男人不在房间。
小米:嗯。
郝洁:你肯定?
小米:我肯定。



郝洁靠近门口:当时那个女孩子站在这儿是吧!
小米:嗯。
郝洁将门拉开一点儿:那这个门是半开着的。
小米:对。
郝洁:那从镜子里看,你只能看到这个房间的一小部分,你怎么能确定那个男人就不在房间
呢?
小米不耐烦,翻着白眼:他就是不在房间。
郝洁:没错,你能这么肯定,是因为你知道那个男人当时就是不在房间,你是后来才看到他
进来的,我说的没错吧!
小米将身体背对郝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郝洁转移了话题:你一天打扫多少个房间?
小米:十几个吧!
郝洁:除了打扫房间,你还做别的什么吗?
小米:洗碗、收垃圾,别人不干的我都干。
郝洁:一个月挣多少钱?
小米有些反感:你问这个干什么?
郝洁:我想不会超过六百吧!可这个房间一晚上的租金就是七百多,比你一个月挣得都多,
你一定会想,能住到这样房间的女孩子,永远不需要你的帮助。
小米开门:你该回去了。
郝洁阻止:你看看这个。(递给了小米一个新生儿的照片)好好看看这个女孩子,这是她前
几天离家出走露宿街头的样子。
小米转过头。
郝洁:你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想,同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你的身上,又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帮你。
小米: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47、商会大厦,日,外
小米背着一个书包鬼鬼祟祟的来到商会大厦门口。
门口停着几排汽车,小米找到了刘会长的车。

画面切换

小米躲在一旁,看到刘会长和一行人有说有笑走出了商会大厦,她跟在了他们后面。
48、饭店,日,内
刘会长来到了饭店的包厢吃饭,小米跟了过来,从包厢门口经过朝里面望了一眼。
小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正好经过的一个服务员。
小米:能把这个交给里面的刘会长吗?这个是送到他办公室的邮件。
服务员接过信,小米离开了。
49、水上乐园泳池,日,外
小文和父亲在比赛游泳,两个人都很开心。
小文父亲的领导孙总:老孟,过来一下。
小文父对小文:小文,爸爸上去一下就下来啊!
小文父上岸,小文继续游泳。
孙总递给了小文父一张纸。
小文父有些诧异:孙总,这是什么意思啊?
孙总: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吗,承诺书啊!
小文父:我不太明白。
孙总:就是让你不要乱发言,你女儿的事,上面已经很重视了。调查不需要时间吗?再说,
(小声)王队长也不是吃干饭的啊!
小文父:报社采访我,我就是把情况如实给说了嘛。
孙总:你了解什么情况?你在现场吗?你说错怎么办?你那不妖言惑众吗?
小文父:我妖言惑众?
孙总指着纸上的字:涉及案件的一切诉求,均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表达。
小文父:我没有做不合法的事啊,我签这个干什么?这我没法签。
孙总拉回了要离开的小文父:我跟你说,你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好不好?我让你和女儿住这
儿已经算是违规了,如果你不签,我只能让你搬走了。




旁边的王队长一直看着两个人,王队长看了看泳池里的小文,走了过去。
小文原本趴在泳池边,看到王队长后,她又游走了。
50、旅馆,日,外
小米回到旅馆,推了推门,门已经锁上了。
小米来到大厅,经理正在拜财神。
经理给了小米几百块钱:工资算你到月底,月底走人。
小米跟在经理后面追问:为什么啊经理?
经理:你自己知道。
小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经理:要我调监控视频吗?307。
小米:她是律师,是她逼我开的。
经理:你们在里面干什么?
小米:她就看了看房间,然后问了我几个问题,我什么都没说,真的经理,我保证。
经理站起来逼近小米: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我关门是不是?现在关啦,你满意啦!你前脚带
什么律师进 307,后脚就跟来一群傻子嚷嚷说要砸我的店,说我窝藏证据,有什么证据好值
得我窝藏的啊!我来这个地方二十几年了,我什么没见过。
51、台阶,日,外
小米和莉莉坐在台阶上道别。
莉莉:过两天走了啊,留了包东西给你,放床底下了。
小米点点头没说话。
莉莉:你给老板好好道个歉,说不定就把你留下来了。
小米:我不道歉。
莉莉:小屁孩儿,怎么那么不懂事呢?你呀,得留下来,才有机会坐前台啊!
小米:我是黑户,坐不上前台。

28



《嘉年华》剧本

52、海岸边,日,外
小米来到玛丽莲梦露雕像下,看到雕像上贴满了小广告。
小米来到那个小卖部后面,打开手机看了看。
小米又来到最前:你这里几点关门啊?
售货员:七点半。
小米:那垃圾几点收啊?
售货员:晚上吧,我也不清楚啊!
53、水上乐园,日,外
小文和章信息你来到了水上乐园的大喇叭里,两个人拉着手玩耍。
54、张新新家,日,内
张新新父母正在小文父对话。
张新新父:这个幸福小学呢,是一所私立学校,师资条件都是一流的,将来孩子上升高中考
大学都有保证。
小文父抽了一口烟:私立学校?
张新新父:学费是很贵,但我觉得这个学费,应该让他出,是他给我们孩子造成的伤害,他
当然得赔偿了,他要进监狱,咱们孩子什么都得不到,还不如让他赔偿。
小文父打断:等会儿,等会儿,你意思是,咱不告他了?
张新新父:我的意思是,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我觉得呢……
张新新母打断:行了,你就跟人家说实话把!(掏出一个盒子)这是刘会长送给小文的,他
说只要我们不追究,他来负责俩孩子今后的学费。
张新新父:他那天确实是喝多了,一时糊涂,他现在呢,也是特别后悔,希望呢,尽力的去
补偿。
小文父看着张新新父亲推过来的盒子:那公道呢?
张新新父:判了又怎么样?他进监狱几年出来照样呼风唤雨,可咱们孩子呢,这辈子都得让



人说三道四,说说点点,咱们得为孩子着想啊!
小文父亲狠狠地掐灭了香烟。
55、水上乐园,日,外
小文和张新新在大喇叭里大喊大叫,愉快的玩耍,完全就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56、旅馆,夜,外
小米匆忙下楼,骑着电车直接离开了旅馆。
57、海岸边,夜,外
小米来到了海岸边,从小卖部旁边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袋子。
小米骑着电车又匆忙回去了。
58、烧烤摊,夜,外
小米来到了烧烤摊。
烧烤摊里,小健的那群朋友都喝多了,这里没有小健。
59、海岸边,夜,外
小米又骑电车来到了海岸边,路上还能听到小文和张新新的大喊大叫声。
小健手里拿着一个酒瓶,躺在沙滩上睡着了。
小米:健哥。(踹了小健一下)喂!
小健一个机灵从地上站起来。
小健:你干嘛?
小米拿出那个袋子,掏出了一万块钱。



小健伸手要拿:哪儿来的?
小米缩回手:你别管,我要身份证。
小健笑了笑:偷的啊,偷得我可不要。
小米:不是偷的。
小健:那是哪来的?
小米:你别管,一万块,说好的,你帮我办身份证。
小健:多少?一万块?一万块可不够啊!至少,也得一万六。
小米:你之前说得一万。
小健: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知道我有多少人要打点吗?
小米:你耍我?
小健:哎,妹子,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啊,我是你哥。
60、街道,夜,外
天空下起了小雨,小米骑着电车穿行在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跟在她身后。
突然,小米看到黑色塑料袋闪烁着红光,是自己的手机,她停下车子看了看,那辆黑色轿车
停在了她面前。
小米扔下电车跑进了旁边的树林,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追了过去。
61、医院走廊,日,内
小米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她满身泥土,脸上全是伤。
小米支撑着身体艰难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大姐旁边:大姐,手机能我一下吗?
大姐:干嘛?
小米: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
小米接过手机。
62、医院病房,日,内



郝洁搀扶着小米来到了病房,给她倒了一杯水。
郝洁:费用我已经交了,你可以再住两天。
小米从口袋里掏出了名片。
郝洁:我的名片?
小米:嗯,视频藏在旅馆前台的电脑里,这是文件路径。
郝洁:我答应过你有回报的,你想要什么?
小米:你替我交了住院费,咱们扯平了。
郝洁:旅馆是回不去了,你有什么打算?
小米没回话。
郝洁:不想回家吗?
小摇摇头:你不是想知道我多大了吗?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哪天,我只知道,我是夏天生
的,这个夏天,我就十六了,三年前,我从老家跑出来,这是我待过的第十五个地方,我喜
欢这里,因为这儿暖和,就连一个要饭的,夜里也能睡个好觉。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我
会留在这儿。
63、警察局,日,内
郝洁坐在沙发上等待王队长的回话。
王队长:这视频哪儿弄的?
郝洁:我不能说。
王队长:我猜得到。
郝洁:你看了?
王队长:小文看了吗?
郝洁:是的。
王队长:她能确认那个男的就是刘会长?
郝洁:是的。
王队长:很重要的证据。
郝洁:那现在你们可以拘留刘会长了吧!
王队长:我们会加快,明天让小文再来做个指证。



郝洁有些不高兴,收起东西:那我先走了。
王队长:郝律师,干这行多久了?
郝洁:十几年了,怎么了?
王队长:都是这一类案子,没想过做点儿别的?
郝洁:这类案子需要做。
王队长:你很了不起,佩服。
64、水上乐园,日,外
王队长和一个随行警察在外面等待。
小文父领着小文走了出来,然后和他们走了。
随行警察看着这些设备:真漂亮,都是进口的吧!
小文父:不,都是国产的。
随行警察:什么时候开园啊!
小文父:六一儿童节。
65、公路,日,外
随行警察开车载着父女二人来到了医院。
小文父看出了异样:不是说,到派出所确认旅馆视频的吗?
王队长:不急,先让孩子做一下妇科检查,我们今天从省医院专门请的专家。
小文父:检查都做过了,为什么还要再做一次啊?
王队长:上次那检查做得太仓促,这是程序的一部分,你配合一下。
66、医院,日,内
王队长一行人来到了医院,领着小文走到了检查室里。
67、医院检查室,日,内



医生:进去换下衣服。
小文走过去,张新新拉开帘子出来了。
张新新:小文。
小文没回话,低头走了进去。
小文像上次那样躺在床上,一个女医生给她检查:好,放松。
女医生离开,又换了一个男医生,男医生看了看小文的下体:赵主任,你来吧!
这次,又换了一个女医生。
68、医院走廊,日,内
医生从检查室里出来了,从小文父面前经过离开。
小文父有些诧异,跟着医生离开的方向走过去,他看到大厅里正在召开记者发布会。
王队长发表讲话: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了省人民医院的三位主任医师来协助我们对三二八
事件中涉及到的两名女学生进行第二次法医鉴定,现在有请省人民医院的徐主任来宣布鉴定
结果。
徐主任上前发言:由滨海市公安局法医专家和省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专家组成的法医鉴定小组
在四月十八号上午十一点对涉事的两名女学生进行了相关的检察,鉴定结论如下,两位女生
下体无损伤,无性行为痕迹,特此报告。
记者们发出了议论声,小文父也要抗议什么。
王队长上前发言:现在我宣布,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
小文父追过去大喊:你们撒谎,你们怎么能撒谎。
小文父被记者和警察拦住了。
69、医院检查室,日,内
小文坐在床边发呆,泪水布满了脸庞。
张新新走过来碰了碰她:小文。
小文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说话。



张新新安慰:我妈说,医生们说咱俩没事儿。
张新新母叫走了张新新。
张新新:学校见。
张新新离开了,小文还沉浸在悲伤之中。
画面切换
空荡荡的检察室,小文不见了。
70、海岸边,夜,外
几个工人把玛丽莲梦露的雕像拆除了。
巨大的雕像被吊车吊起来,工人扶着雕像把它运走了。
71、海边,日,外
小米坐在岸边的礁石上望着远方的大海,然后回到了海边平地上。
那块平地上,小健的朋友正在表演花式摩托,小米走到了坐在摩托车上的小健面前。
小健撩动了一下小米的刘海:记着,永远都别让客人等,好吧!
小米没说什么,直接走开了。
72、小文父家,日,内
小文洗完澡,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73、小文父家,日,外
小文和父亲一起收拾着台阶上的树枝。
两个人时不时对笑一下。
74、宾馆,日,内


小米穿着性感的白色连衣裙坐在宾馆的床上等着,电视里播放着刘会长被检察院拘留、王队
长被停职和医生因受贿作假被追究法律责任的相关消息。
小米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了莉莉送给她的口红,她面前的一个盒子里,放着之前莉莉带着的
那个耳坠。
小米将耳坠带上,手突然停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75、宾馆,日,外
小米警惕的走下楼梯,来到了外面。
小米从宾馆出来跑到了一排老房子后,拿起一块石头敲打着锁住电车的车锁。
几下过后,车锁被她砸断了。
小米骑着电车离开了这里。
76、公路,日,外
小米在公路上骑着电车,不断有汽车超过她冲她鸣笛。
小米眼睛望着前方,裙摆在风中飘动着。
拉着玛丽莲梦露雕像的货车从她面前经过。
小米看了雕像一眼,跟在那辆货车后面。
小米渐行渐远。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闻视频 t.cn/RJvO78K 上联是:满朝文武藏绿卡,下联是:半壁江山养红颜,横批:颜色革命。呵呵 这对联谁作的,对仗工整、语意巧妙,令人拍案叫绝,我们来看看真实的一切..  发表于 2019-2-9 05:04

热门电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业务咨询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25-86614909
微信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QQ|关于我们|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梦禾编剧圈    

电子营业执照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