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电影剧本《一代宗师》

[复制链接]
2925 1 admin admin 发表于 2018-10-10 14:28:59
1、 淡入。雨夜中,一群人在围攻叶问。

切换。
叶问在一家酒馆喝酒。

叶问:(放下酒杯)别跟我说你功夫有多深。师父有多厉害。门派有多深奥。功夫——两个字。 一横一竖。错的,躺下喽。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你说这话对吗?

切换。
雨水从叶问的帽檐上滴下,一个人将铁链缠绕在手上,叶问严阵以待,一群人向他冲过 去,被叶问一个个打倒。雨水在叶问的身上翻飞。一个人从二楼跳下,落地后将一台人力车向 问踢去,人力车受力向叶问飞去,叶问一脚将人力车踢回,人力车击倒了一众小喽啰。现在 只剩下叶问和唯一的一个对手,对手对着铁门踢了一脚,铁门吱呀地关上。气氛越加紧张。两 人对峙,对手首先向叶问攻过来,几次凌厉的攻击都被叶问漂亮的化解,叶问占了上风,对手 不服气,再次攻向叶问,这次被叶问几招推开,对手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了铁门上,连人带 门倒在了地上。

字幕:一代宗师

2、  叶问在祠堂里练棍。 叶问旁白:我是广东南海佛山人。我父亲叫叶霭多。在香港文咸西街经营南北行生意。桑园叶 氏在佛山是望族。人称培德里叶,也就是说整个培德里都是我家的。我四十岁前不愁吃喝,靠 的是祖先留下的财产。我唯一的嗜好是——咏春。

3、 小叶问下跪拜师,师傅为他带上腰带 叶问旁白:我七岁学拳,师傅是陈华顺,佛山咏春是从赞先生开始的,我算是第三代传人,师 傅收我那年,已经是七十岁了。他亲手为我上腰带。 陈华顺将腰带抻了两下:这条腰带就代表你的师门,你的师傅。一条腰带,一口气,上了腰带 你就是练武之人,往后就要凭这口气做人。 叶问:一条腰带一口气,我的一生经历光绪、宣统、民国、北伐、抗日、内战,最后来到香港, 凭的就是这句话。 叶问在打木桩练功,他的内人在屋外优雅地走过,最后停在门前,双臂环胸,笑着看着叶问。 叶问旁白:我内人叫张永成,是前清洋务大臣张荫桓的后人。一般她话不多,因为她说出口有 时会伤人。两夫妻,要无声胜有声。

3、 淡入。金楼中,一个戏子在唱曲,几个风尘女子听得有滋有味。张永成也坐在其中,发饰和衣 着有所不同,显得哥哥不如。 叶问旁白:她喜欢听曲,要有应酬,我会带着她一起去金楼。那时候还很保守。良家妇女上堂 子听曲还是很少有的事情,她倒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叶问的手覆盖上他内人的手。

4、 张永成点亮门口的灯,灯光照亮她的面庞。叶问回来后,张永生拧干水里毛巾,为他擦身子。 张永成关上灯。 叶问旁白:晚上我出去,她会亮着门口那盏灯。要等到我回来,才会关上。

5、 叶问和张永生各自抱着自己的一个孩子两人相视而笑,目光移向前方的镜头——他们在照全家 福。 叶问旁白: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四十岁之前都是春天。

6、 字幕 1936 年佛山 金楼种种纸醉金迷的情景,窑姐们身穿旗袍风情万种。镜头在几个男人的面容切换。 叶问旁白:1936 是陈济棠时代,算是太平年景。男人到堂子交际是平常事。在佛山最吃香的, 是鹰嘴沙的共和楼里面满堂贴金,所以大家都唤它金楼。它是全广东第一家有电梯的堂子,号 称太子进太监出.,可以让你千金散尽。那里也是我们师兄弟常聚的地方。风尘之中,必有性情 中人,其中不少是藏身不露的高手。 宫羽田走进了金楼,后面跟着马三。 叶问旁白:一般人看金楼是个销魂处,反过来看它是一片英雄地。

7、 一群人望着最前面的宫羽田,他挖了挖耳朵,开口说话。 宫羽田:我这辈子只成了三件事。合并了形意门和八卦门;接了我大师兄的班,主事中华武士 会,联合了通背,炮锤,太极,燕青等十几个门派加入。最后是撮成了北方拳师南下传艺。民 十八年,两广国术馆成立,五虎下江南。就是我和李任潮先生在这座金楼谈定的。我是老了, 新人要出头。我的引退仪式在北边办过一次。今次蒙精武会的邀请在这儿再办一次。是想给南 方的老哥们老同志做个告别(抱着扇子拱手),在东北和我搭手的,是我的大徒弟马三,(马三 拱手示意,下面的拍手)我的班他接了。诸位可是得照应着他。本来我还想办最后一件事—— 就是把南拳北传。可惜我没有时间了。在这里的引退仪式上,跟我搭手的。我想是位南方的拳 手,当然得大家认可才行啊。挑一个吧。

8、 一个人飞门而出。门外的众人看向门内的马三。 马三:就这点本事也敢叫板老爷子?干脆点,一起上吧! 众人一拥而上,却被马三一一打倒。 马三:老爷子北方隐退仪式上搭手的是我,入庙拜佛得先进山门,要见真佛,得先过我马三! 剩下的人气愤不过,要再上,被寿哥伸手拦住。

9、 广东武林人士济济一堂,开会商讨。 叶问:我有什么资格代表广东武林?讲门派。南拳有洪,刘,蔡,李,莫。论辈份在座各位都 是长辈。不是掌门,就是馆主,怎么也轮不上我。 寿哥:这件事关乎两广国术界的面子,我们广东人虽说平时爱打个小算盘。真要动手谁也没怕 过。 一人应和:我们他妈的怕过谁呀! 寿哥:今天人家上门来叫板。我们不能装孙子。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人纷纷应和:寿哥说的对呀。 张永成透过门,望着他们吵吵嚷嚷。

10、 一只点燃的蚊香上飘着青烟。叶问为张永成洗脚。 张永成:明天我带着孩子回娘家,让你少牵挂。男人过了四十要做有把握的事情,等这事儿过 了,你来接我。

11、 宫羽田在训斥马三。 宫羽田:你知道为什么刀得有鞘? 马三:因为刀的真意不在杀,在藏。 宫羽田:宫羽田:你的刀太锐,得在鞘里好好藏藏。 马三:我的鞘就是师父您,您在我出不了乱子。 宫羽田:我藏不住你,十年之后再成名吧。现在就离开佛山。赶不上火车。我就断你的腿。 马三决然地开门走了出去。

12、 雨中,一群拿着兵器的武人士在金楼门口集结。 报道:广播中央社消息。6 1 日,两广军队组抗日救国军开赴湖南。名为抗日救国,实则是 保持联省自治。中央军两个军占领衡阳。局势一触即发。 停车。 一人:关门! 几个武人将铁门关上。 一辆人力车冒雨来到铁门前,被铁门的守卫伸手制止:“停车!” 老姜:请朋友让个道。 守卫:对不起,佛山精武会有规定。凡带兵器者,不许进这条街。 老姜:知道车上坐的什么人吗?把宫家的弟子叫出来! 特写。车上人一双纤手交叠。 特写。一双女式皮鞋在地板上哒哒领头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几双男子的布鞋。 宫羽田朋友:二姑娘,你可来了。这事儿必须得拦下,输赢都不好听。 宫二:我爹一辈子跟人交手没吃过亏。谈何输赢? 宫羽田朋友:嘿,这丫头。赢了有怎么着?让人说以大欺小,隔着辈分呢!

宫二推开了宫羽田的门,转身说:我爹呢?

13 此时宫羽田正在隐姓埋名的师兄丁连山家里。 宫羽田:师哥。 丁连山回头,认出是宫羽田,连忙站起身,显然是没有预料到他的到来。 宫羽田:老身来看你了。(跪下。) 丁连山:东北那么大都装不下你了,偏要来佛山。起来。(拉宫羽田起来) 宫羽田:我是来接你回去的。 丁连山:回去?能回去么?现在的东北是日本人的天下,在太阳旗下,能容得下我这只鬼? 丁连山掀开锅盖,里面的蛇羹,正冒着泡。丁连山尝了一口。 丁连山:还不是时候。 宫:这么炖汤是很费神的。 丁:这不是炖汤,是蛇羹。 宫:蛇羹不是冬天的菜么? 丁:是几十年的菜了。 丁连山放下勺子,盖上锅盖,坐了下来。 宫:是几十年了,1905 年己巳年,是蛇年。你是在那年离开东北的。 丁:(往火力添柴)做羹,要讲究火候,火候不到,就众口难调,火候过了,事情就焦。回去吧。 宫:(靠近丁连山坐下)等这炉子里容得下这根柴(特写丁连山手中的柴),我就回去。 丁:暗事好做,明事难成,我们都老了,你一辈子的名声不容易,和后辈挥胳膊抡拳头就别干 了。勉强了,味道就坏了。 宫:不是想当英雄,是想造时势。这炉子里需要这根新柴。 丁连山将手中的柴扔进炉子里,火烧得更旺了。

14 宫二在家里劝说自己的父亲。 宫二:你在北方的老哥们都不赞成这场比武。让他搭手多大的面子?姓叶的不识抬举,咱可不 能坏了规矩。 宫羽田: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老人死守着规矩,新人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啊?叶问是个好材料, 就看他这次能不能出头。 宫二:宫家没有败绩,你又在这儿,他凭什么出头? 宫羽田:你的脾气啊就是爹年轻的时候,眼睛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人要往远看。过了 山,眼界就开阔了。但凡一个人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是没有容人之心。咱们宫家的门 槛高,但是不出小人。

15 金楼内一片歌舞升平,宫二跟着父亲走进了金楼。 宫二:您带着亲闺女逛堂子这是什么说法? 宫羽田:这天底下的事,你不看他就没了。看看无妨。我第一次来这金楼,你还没有出生呢,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人活这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

然。这次让你下来,是想求个始终。让你看看,爹是怎么退下来的。你从小,是看着我跟人交 手长大的。这是最后一次,你是定了亲的人了,江湖的事,和你没关系,当个好大夫,平平安 安的。就是尽孝心了。 宫羽田拉上了宫二的手。

16 叶问走进金楼,灯叔笑着迎接他。 灯叔:叶师父。风尘之中亦有性情中人。马上是你出头的好日子。兄弟跟金楼仝人封厅来祝贺 你。 叶问:那怎么好意思啊,灯叔。 灯叔:小小意思,千万别客气呀。请。 三姐款款走下楼梯。(叶问一层一层往上走,就像升级一样,这一层拍得很美) 一年轻人:年轻人问哥,我们几个小辈代表全体阿姑来贺一贺你。 叶问:好大的阵势啊。 一年轻人:三姐呢,是我们京班寮口嫂的头儿,会点八卦掌,想请问哥您指教一下。 叶问:请。 一年轻人:三姐:(演示)单换掌是单刀、双换掌是双刀,步法一掰一扣,有六十四变化,擅长 偏门抢攻(向叶问攻去)。 叶问:三姐,试手而已。用不着拆祠堂吧?(叶问只用一只手就挡住了三姐种种招式,最后抓 住了三姐的一只金莲。) 三姐:(抽回脚)祠堂拆过无数,没什么稀奇。叶先生,八卦手黑。小心。 叶问:(拱手)多谢。 叶问走上更高的一层。 瑞先生:噢,叶先生。今天是大喜事。兄弟代表帐房先生们贺贺你。形意拳奉岳飞为祖师。所 谓脱枪为拳。钻、劈、横、炮、崩。(没说一个字,演示一下) 叶问摆好阵势,闭上眼全身心感受对方动作,慢镜头,挡下对方的拳头。 瑞先生:咏春听桥,好功夫。 叶问:你的半步崩拳也很厉害呀。 瑞:叶先生。过手如登山,一步一重天。形意拳霸道。千万别轻敌。 叶问:我就是想见识一下高山。 瑞嗯,有点儿意思。 叶问往上走。 勇哥:叶师父,该轮到我了吧。 叶问:勇哥你又怎么个贺法。 勇哥:一串儿炮仗。 叶问:分定寸,洪拳啊。 勇哥:我打杂家的。 两人交手,暂未分胜负。 勇哥:能打不就行啦?人家宫家六十四手千变万化。你们咏春就三板斧。摊,膀,伏。你怎么 和人家打? 叶问:三板斧就够你受的了。

两人再次交手,动作更加激烈,屋内的摆设被打碎,叶问将勇哥击败。 叶问:勇哥,你这串炮仗不怎么响啊。 勇哥:那又怎么样,我什么岁数了。拳怕少壮,管他什么宗师不宗师的,追风赶月别留情。你 一定得响啊。 叶问:多谢各位前辈指路。(拱手) 灯叔、三姐、勇哥、瑞先生:祝你一战功成。 叶问:请。

17 宫羽田、叶问相视一笑,先后坐下,镜头扫向旁边,周围都是武林人士,他们在合影。(这是影 片中第二次出现合影,这次合影见证了武林的一个重要时刻。)

18 宫二隔着门玻璃看着叶问和自己的父亲。 宫羽田:江山代有人才出。幸会叶先生,是有缘。今日是我最后一战。咱们今天不比武功比想 法,如何? 叶问:上门都是客,主随客便。 宫羽田:(拿起一个饼)那年,中华武士会成立。从南方来了一个人,话不多说,手中拿着一块 饼让我大师兄李存义掰开,我师哥李存义没有说话。还让他当了武士会的第一任会长。他凭的 不是武功,是一句话。拳有南北,国有南北吗?叶先生。你能掰开我手中的这块饼吗? 叶问的手握住饼,叶问试了几个回合。 瑞先生:太极杨露蝉有鸟不飞的绝技,麻雀在他的手里飞不起来是因为无处借力。老爷子还是 功夫深,叶先生就像那只麻雀,我看这饼啊,是掰不开了。 叶问的手和宫羽田的手搭在一起,叶问动,宫羽田也跟着动。两人像是打太极一样。 叶问:其实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在你眼中,这块饼是一个武林, 对我来讲是一个世界。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进步。真管用的话,南拳又何止北传? 宫羽田:说得好!宫某赢了一辈子。没有输在武功上。没承想,输在了想法。(饼的一角碎裂, 掉在地上)叶先生,今日我把名声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希望你像我一样。凭 一口气点一盏灯,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 两人拱手,周围几十上百人一起拍掌。宫二看了一眼叶问离开了。

19 老姜:姑娘,这事万万不可。 宫二:宫家没有败绩。输了,宫家有人会找回来。把这个转给姓叶的,他懂(把一封信交给老 姜)。这辈子我是成不了像我爹那样一天一地的豪杰。可我不图一世,只图一时。快去!

20 宫羽田:晚上的局,按北方的规矩。叶问不到场,我就不到场。赢的一方请客。你就代表我去。 宫二:您放心,宫家人办事,没丢过人 宫羽田:走。 宫羽田带人离开。

21 丁连山双手合十,虔诚拜佛。

22 广东武林齐聚一堂。 瑞先生:宫宝森一身武艺。马三得到了他的刚劲,女儿得到了他的柔劲,是六十四手的唯一传 人。一手叶里藏花,更是防不胜防。一个女子在金楼摆下霸王夜宴,就是让你非出来不可。 灯叔:别小看她是个女的。武行四大忌:和尚,道士,女人,小孩。上门准没好事儿。 叶问:人家摆那么大场面,怎能不去捧个场?

23 金楼,留声机里放着歌剧,宫二坐在一群眼花女子之中,显得格格不入。(上面一个分镜是张永 成在金楼听戏,也许这是一个对比,一个西洋音乐,一个中国戏曲,一个刚一个柔)。 叶问出现在宫二的对面。

24 宫二:三天前,我爹就坐在这个位置。今天。咱们就从这儿开始。只可惜,这一屋子的精致。 叶问:功夫是纤毫之争。真打坏了东西,算你赢。 叶问两人交手,姜叔在外面看。(很多场对决都有吃瓜群众,烘托紧张的气氛,这一场在 2D 版 未表输赢,从下文对话表现是宫二赢了,在 3D 版是叶问为了救宫二踩坏了地板,所以宫二赢)


25 雨后,地上的水倒影出金楼外的铁门。 宫二:叶先生,给你看六十四手,是让你明白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拳不能只有眼前路,没有 身后身,希望你能举一反三。 叶问:千古无同局。叶底是否能够藏花,有机会我们再印证。 宫二:你来,我等着。 叶问:保重。 宫二离开。

26 大雪飞扬,宫二在冰天雪地的东北。 毛笔饱蘸墨汁,叶问在温暖如春的广东室内。 两人回忆起当日如舞蹈般的交手,两人的脸距离只有 1 公分。(暧昧) 字幕: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宫二写信给叶问。 字幕:一约即订,万山无阻。

27 叶问将一件大氅披在张永成的身上。 叶问:合不合身啊。

张:佛山有这么冷吗? 叶问:穿得这么漂亮,过两天,我们去照张全家福。(这个地方感觉像是叶问喜欢宫二,对老婆 又有愧疚的补偿行为)

28 第三次全家福。叶问轻缕张永成的发丝,张永成眼中含泪。(感觉到叶问的感情变化)

29 上一幕的全家福已经变成了照片框在相框中,炮火把窗户带相片一起炸碎。 字幕:一九三八年十月,佛山沦陷。 一群日本军官在叶家大宅合照。叶问旁白:一九三八年十月,佛山沦陷。叶家大宅被日本宪兵 部征用。如果人生按四季分的话,那么我的家就像春天一下到了冬天。

30 叶问登上狭窄的楼梯,外面炮火连天,孩子被吓得哭闹不休,叶问抱着孩子哄。 叶问:很快就回来,等我宵夜。 日本兵在金楼。

31 叶问:提携我发财,帮我断穷根。我这辈子还真没穷过。现在国难当头,困难人人有。穷一点 儿也没什么。我这个人喝惯了珠江水,这日本的米,我吃不惯。真揭不开锅,我还有朋友,一 人请我吃一顿,我都能撑个一年半载,你们慢慢吃吧。

32 酒楼老板:这时候如果不是下了水,谁来喝花酒啊?刚刚有人办宴,剩下一堆菜,你要是不嫌 弃呢,带回去给孩子们解解馋吧 叶问:怎么好意思啊? 酒楼老板:反正都是不义之财,不拿白不拿,不用客气。 叶问拿过饭盒,走出金楼,和一帮日本兵擦肩而过。

33 家里。叶问把练功的木桩劈了做柴。

34 当铺老板:还没上过身吧? 叶问:原本打算做了去东北的,现在怕是去不成了。价钱要是合适,帮我卖了吧。 当铺老板:怎么少了个扣子? 叶问:是吗?可能掉了。(重点线索)


35 叶问:我七岁学拳。四十之前,未见过高山。到第一次碰到,发现原来最难越过的是生活。抗 战八年,我变成一无所有。收入,朋友。 雨水中,一个抗日人士被枪决。抗日人士:揍他娘的小日本! 灯叔:窑姐得听老鸨的,混道得听大爷的,孙中山是咱大爷,凡事得听他的。南粤子弟活希望, 知荣辱,孙子才不敢打日本鬼子呢,来一个杀一个。 金楼挂上日本旗。字幕:一九三八年,灯叔死于日军大轰炸,金楼被汉奸接管。 叶问抱着死去的女儿悲痛欲绝。叶问旁白:最后是我的家人。 旁白:抗战期间,叶问二女死于饥馑。

36 火车上,日本兵在进行搜捕。一线天坐在了宫二对面,血从他的大衣中流出,他拿出剃刀。宫 二将一切看在眼里,起身坐到了他旁边,用大氅盖在了两人的身上,遮住了一线天身上的血, 两人闭眼假寐。 日本兵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妇,没有搜查。日本兵好像发现了什么,向车厢另一边追去。 宫二重新坐回对面,将大氅留给一线天。 天亮了,一线天将大氅盖在宫二身上,转身离开。 字幕:一九三九年,宫二赴西北大学学医,遇一线天。(一线天是当时的豪杰,2D 版此处并没 有交代宫二遇见的是一线天,2D 版的留白较多,留下的猜测较多,3D 版感情线更加明晰,大概 是墨镜王应大家需求,在回答观众的问题)

37 抗日背景。 字幕:一九四零年 马三投日 担任丰田协和会会长。 日本人为马三带上勋章。

38 宫家。老姜在门口把守。屋内宫羽田合上茶盅。 宫羽田: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马三吗? 马三知道。 宫羽田:言必称三,手必成圈,是武林的一句老话。意思是能人背后有能人。凡事让人三分。 马三:您老人家替我起这个名字,是提醒马三要谦虚,要本分。 宫羽田:你是跟着我长大的,在风头上你也算是为我们这一门挣名气的人。今天我想跟你说说 我的一手绝活(喝茶)——老猿挂印。练过没有啊? 马三:练过。 宫羽田:这活的关隘是什么知道吗。 马三:没听您老人家说过。 宫羽田:老猿挂印回首望。关隘不在挂印而是回头。懂我跟你说的意思吗。 马三: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要是回不了头呢? 宫羽田:那我宫家的东西,就不能留在你的身上了。 宫羽田和马山交手,马三飞出了屋外,屋檐下的冰凌受力掉在地上。
一代宗师 中文剧本
马三众弟子:师傅! 马三的一群徒弟要往五里冲。 老姜:(拔刀)谁敢! 宫羽田:让他走(虚弱),永远都不许进我这个门! 老姜:(刀入鞘)滚! 老姜冲进屋内,查看宫羽田。 老姜:(痛苦地)老爷。

39 宫二在火车上,望着窗外。 火车到站, 宫家人:听说您回来,东北的同门同道都来了,三爷五爷也从关内赶了回来。 宫二:老姜呢? 宫家人:老姜在里头陪着老爷。 宫家门大开。 老姜:姑娘,大家伙在里面等着你拿主意呢。 宫二:大家伙大老远从关内赶来,要的恐怕不是我的注意。(《卧虎藏龙》制片人开玩笑说当初 选章子怡就是因为她会摆臭脸,这里真的很容易想到玉娇龙和李慕白在竹林那一场戏,一样的 绝决。)——(继续走)我爹留话了没有? 老姜:不问恩仇 宫二回头。 老姜:姑娘,老爷子不让报仇。

40 宫二坐在最中间,一群人将宫二围住,外面站着几个虎视眈眈的日本人。 五爷:其实我也该杀了他,这仇太大了,欺师灭祖。天下还有比这更大的仇恨么?但这话说回 来,打从你爹一辈,八卦和形意就合成了一门,你师兄在形意上下了大功夫,你的六十四手也 是老爷子手把手交的。你俩各继承了老爷子的一门功夫,你俩齐全了,你家那门功夫才算齐全。 三爷:再说,这事要是由你出头,不管是谁死谁伤,传出去都是笑话,你们宫家,徒弟杀了师 傅,师妹要杀师兄,这不是一窝子不仁不义的畜生么?啊?至于说你师兄,你爹都拿不下来, 你凭什么?二姑娘,我们都这把年纪了,大老远的从关内赶来,和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你好, 你不能不领情啊,你赶紧嫁了吧,你爹最后的话,是不稳恩仇。你要是杀了马三,你不是违了 他的心意么? 宫二:我的爹的话,是为了让我有好日子过,但我爹的仇不报,我的日子好不了。诸位的话我 都听明白了,您老几位都是和我爹磕过头,折过鞋底子的兄弟。我爹死了,原本是该你们和马 三论理的,可你们拿了他的话反到我这里说三道四的,罔顾你们受宫家荫蔽多年。我知道,马 三有日本人做靠山,他硬气,可我宫家不是没有人,他今天来还是不来。 三爷:哈哈,他来不来有什么关系?他来了,你走了,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二姑娘,很多事情不是看人事,而是听天意。

宫二:或许我就是天意。(宫二推门带着一众宫家走开)

41 宫羽田出殡。一行人举着幡在雪地中行走 “西方正路。诸神引领啊。西方正路。诸神引领啊。 西方正路。诸神引领啊。 西方正路。诸神引领啊。” 一群人堵在出殡的必经之路上,拿着‘恩同再造,情俞爹娘’的幡 “停。” 宫家队伍中出了一个人:不能停,不能停(对马三徒弟)闪开,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闪开。 马三徒弟:奉家师马三爷之命送师爷一程。 宫家出来队伍的那人:马家的人把路给挡上了,说送老爷一程,这不是捣乱么?二小姐,这人 等时辰,时辰可不等人啊。 宫二:老姜。 老姜两步冲上前,砍断了对方的幡。 老姜:让马三洗净脖子在家等着。走! 队伍继续往前走。 “西方正路,诸神引领啊。”

41 宫二带着老姜闯进协和会。 马家人:来人呀。把她给我拦住。拦住她。给我上。拦住她。 老姜:除了马三其他人都给我让开。 宫二:我敬你是师兄,不闯你屋子。可你得想清楚了,这道帘子挡不了你一辈子。我今天是要 拿回宫家的东西。你出来! 马三: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这是老爷子教我的拳理。也是我做人的道理。可惜,他老人 家想不开。宫家的东西至金至贵。要取。必须得是宫家的人。你是许了亲的人,没资格!

42、 雪地里,宫二褪下手上的戒指。 闪回。宫二将戒指交还。 宫二:别打听我的消息,没有消息就是消息,你再找个人吧。(此处宫二未婚夫没有正面的镜头, 在 3D 版出现之前,有人猜测是一线天) 雪地里。 老姜:姑娘,把那么好的亲事给推了。值得吗?你可要想清楚啊。奉了道,你这一辈子就不能 嫁人,不能传艺,更不能有后,那可是回不了头的。( 2D 版说的是奉了道,那可是回不了头的。 看到这一幕时,我在一旁跺脚,但那时候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规矩吧,要是想打破规矩就是要九 死一生,看似留了一条后路,但却是如此艰难的路)

43 宫二头贴着寺庙的墙。

宫二:爹,你知道女儿心里想的是什么么?你要是你想的和女儿想的一样,你就让女儿看见一 盏亮着的风灯吧。 宫二看见了一盏风灯。

44 雪地。宫二: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他欺负我们宫家没人。

45 宫二在灯前祈祷。

46 雪地。宫二:我只能进。不能停。

47 香港时代背景。 雄哥:叶师父您教过拳吗? 叶问:靠教拳吃饭还是第一次。 雄哥:怎么有这种打算? 叶问:为生活。 雄哥:连行李都带来了,你很有把握嘛。 叶问:省的来回跑。 雄哥:香港知道咏春的人不多,有什么绝招? 叶问:没绝招,三板斧,摊,膀,伏。 雄哥:有几趟拳。 叶问:小念头,寻桥。还有标指。 雄哥:兵器呢。 叶问:八斩刀,六点半棍。 雄哥:还有别的么? 叶问:没别的。跌打正骨,内功点穴。一概不会。无瓦遮头,舞龙舞狮。一概不教。 雄哥:为什么? 叶问:教功夫不是街头卖艺。所以无瓦遮头不教。舞狮抢炮。总会打架闹事,更何况争强斗狠。 无非为一个红包。有失斯文。 雄哥:我再饶一句,你打过架吗。这条街都是武馆,有事没事就踢馆。叶师父,你觉得你行吗。 叶问:我要说行,你能信吗? 外面的人关上门凑热闹:打了打了。 雄哥:兄弟算是练过几年。想请叶师父看看。 午饭吃饱了么? 雄哥:刚吃了一碗叉烧饭 我劝你先歇会儿,别浪费了。 雄哥:浪费? 两人交手,一招把雄哥打吐了

小弟:雄哥,雄哥你没事吧。 雄哥:还不去倒茶? 小弟:倒茶? 雄哥:拜师啊。 雄哥:这张床是临时新加的,师傅您先将就一下,别嫌寒碜啊。 叶问:有没有锤子啊? 叶问用锤子钉,将一颗纽扣钉在了墙上。(当年当掉的大氅的纽扣)

48 踢馆的:叶师父,我这帮兄弟想跟你学两手绝活。八毛一位,不算贵。不过你当师傅的,得货 真价实。绝不能卖假药,你那两下行吗? 叶淡定的收起桌上的钱。 叶问:关门。 踢馆的:嘿,兔崽子。关门就是往死里打呀。你两只手两只脚,能打过几个啊。 叶问:你错了。我有两只手,八只脚。能打几个这不好说。打你一个绰绰有余。 踢馆的:绰绰有余? 叶问一脚踢开踢馆领头人。 叶问:这一脚送的。 叶问开启一个打十个模式。 叶问:(一个手指)一脚。 叶问:(四根手指)四脚。 踢馆领头人被踢到之后,叶问收回脚,没有再踢,而是等他站起。 叶问:这还有一脚呢。 踢馆人被叶问一脚踢飞,玻璃碎了一地。

49 军统的人: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么? 一线天:什么誓言? 军统的人:效忠领袖,服从组织,为达成目的甘愿辛劳,不畏牺牲,如违誓言,愿受组织任何 眼里的制裁。 一线天:操,(这地方太酷了)八宝街朝天宫的东西,在香港能用么? 军统的人:可是我们的几率还在,生的进来死的出去。 一线天:我现在要出去,你能怎样? 军统的人:你试试看。 一线天从屋内杀到屋外,开启一个杀十个模式(这段我记得在 2D 版也是没有的,所有版本对比 都是我的记忆,2D 版是很早之前看的了,不一定准确)

50 鞭炮声响。

字幕:一九五零年 大年夜 香港 叶问香港找到宫二。两人给宫羽田上香。

宫二:叶先生来不单是为看病吧? 叶问:我来是想再看一次宫家的六十四手。 叶问:坐。 宫二:说句玩笑话。你可是输过我的。你要是一进门就说这话。那恐怕你得先唱一出《杀四门》 才能吃得上这顿饺子。 叶问:(老姜上茶)谢谢。你知道吗?民国二十六年我打算去东北。因为那边有一座高山。大衣 我都做了,后来因为打仗所以没去成。大衣没留下,只留下一颗扣子,算是个念想。(推扣子) 宫家六十四手是一座高山,不该就这样烟消云散。 宫二: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我们见得还少吗?凭什么宫家的就不能绝?叶先生。武艺再 高,高不过天。资质再厚,厚不过地。人生无常,没有什么可惜的,这扣子,你拿回去。咱们 要见什么,不见什么。以后再慢慢说。 叶问:叶先生。十年前的大年夜,你知道我在哪吗?

51 老姜送叶问出门。 老姜:叶先生,我借你一步。宫家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六十四手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宫家还有人。 叶问:我知道宫家卧虎藏龙,谁要来指教的,我随时恭候。

52 香港饭馆。 丁连山:唉,人呀,此一时彼一时。过什么河,脱什么鞋,有多大屁股就穿多大裤衩。来到了 香港,我只能抽这种烟了。过去在老家,抽一口正宗的关东叶子烟。讲究多了。要学会,“温, 良,恭,俭,让” 。特别这个“让”字。比方说我现在抽烟。对方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也 要让:抽两口吧。对方不管会抽不会抽,都要接受邀请。否则就是不给面子(我本来最讨厌这种 事情,作为一东北人这种事挺常见,不过在电影里似乎是另一种感觉)。叶先生。抽两口吧?(这 个更狠,讲完故事再让叶问抽烟) 丁连山划火柴,(慢镜头),摆姿势。(根据网上的解析是丁连山作为里子杀了一个人,不得不浪 迹江湖) 丁连山:是个大材。倒退二十年,我们还可以过过手。可惜了。一门里有人当面子就得有人当 里子,面子不能粘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就得兜着,兜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毁派灭门的大 事,面子请人抽一支烟,里子就得杀一个人。叶先生,你来晚了,甭说六十四手,你一手都看 不见。

53 十年前大年夜,宫二和老姜在车站围着烤火。 宫二:你说杀人难吗? 老姜:姑娘,现在不比从前了。杀人是要偿命的。为了马三犯得着吗?姑娘,道是人走出来的。 该回家还是接着等? 宫二:今天是大年夜。他一定会来,必须等。 老姜:好,等。(老姜出门)


54 镜头不断在日本人、宫二、老姜切换。马三下车,老姜迎了上去。 老姜:今天是我家姑娘和马三的事儿。旁人不得插手! 马三: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耍猴戏。打! 老姜和马三的徒弟门交手,老姜击败几个徒弟后,向马三砍去,被马三一掌挡回。后推的老姜 被宫二单手顶住。宫二将老姜拨到身后。 马山:哼,比追债的还狠。这年三十儿都不让我过。 宫二:饺子就在锅里,怕你是吃不上了。 马三:我再三让着你。不外乎是想替你们宫家留人留面儿。别不知进退。 宫二:该烧香烧香,该吃饭吃饭,该办的事。天打雷劈也得办。宫家的东西。你今天必须还。 马三:好。东西在我身上。你想要,就来拿。 马三徒弟们:师父。 马三:别过来。 宫二和马三开打,马三被打得吐血倒地。 老姜:马三,说话。 宫二:那天,老爷子跟我说了一手,他的绝活。老猿挂印。他说挂印的关隘,在回头。当时, 我没听懂。还以为是他慢了。宫家的东西。我还了。 宫二:话说清楚了。不是你还的,是我自己拿回来的。 宫二和老姜离开。马三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雪中,宫二的面容忽明忽暗。

55 宫二进屋吐血。 老姜:姑娘。姑娘!

56 字幕。一九五儿年,白玫瑰理发厅。 三江水(小沈阳饰):(流泪,看一线天)对不起,我想我娘了。再战的帖子老板收了么? 一线天:(淡定喝茶)收了。 三江水:开张就有开张的规矩,到哪儿都一样,我三江水下的帖子,你应该知道有多大分量, 一线天:兄弟,钱备下了,足斤足两,兄弟,命就在身上,拿去。 三江水的小弟将一把匕首插在了桌子上。 三江水:(流泪)你那双眼睛不错,好像我娘的。 一线天:要一对还是一只? 一线天拔出匕首,作势要剜下眼睛。 三江水:慢——真够个爷们,今天是我娘的忌日,青山绿水长流,我先走一步了。 三江水去摸桌子上的钱,被一线天按住手。 一线天:拿,得讲个规矩吧? 三江水:命都没了讲什么规矩,要不这样,你捅我三刀,我捅你三刀得了。 一线天:俗。 三江水:俗那你说个不俗的。      

一线天:那有张椅子,一会儿我让你坐那里去,坐不踏实了,钱归你。 三江水:看玩笑呢,是不? 两人互推椅子,一番交手,三江水被压倒了椅子上。 一线天将一半的钱塞到 一线天:兄弟,念经就限这么一回,下次就该超度了。 三江水:说心里话,你的眼神和我爹是一样的,你收我为徒吧。 一线天:教你,是糟蹋祖宗的东西,我说的也是心里话。 三江水跪下:好歹教一点呗。 玫瑰理发厅合影,其中有三江水。 字幕:同年,一线天开始授徒,八极拳传入香港。 (小沈阳在这里是严肃的搞笑)

57 宫二对镜自照。 叶问旁白:1952 年冬天。 宫二停止挂牌。有人说是因为旧患。开始吸鸦片。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大南。

58 戏院。 叶问:听得懂这戏吗? 宫二:像是在佛山听过。叫什么梦? 叶问:风流梦: 宫二:风流本就是个梦。有人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唱的,远比说的好听。 叶问:宫先生学过戏啊。 宫二:皮毛而已。当年,要真拧着性子把戏学下去。我定会是台上的角儿。千回百转,一悲一 喜。唱腻了《杨门女将》 ,就换《游园惊梦》唱唱。那时候。你在台下,我唱你看。想想那样的 相遇。也怪有意思的。 叶问:我怕到时候一票难求啊。 宫二:您真捧场。您看戏,我送票。 叶问:其实人生如戏,这几年宫先生唱做念打,文戏武唱。可是唱得有板有眼功架十足。可惜 只差一点,就差一个转身。 宫二:想不到你把我当戏看。我的戏不管人家喝不喝彩。也只能这样下去了。今晚请您出来也 是想把该了的事了一了。该说的话说一说。 叶问:宫先生要出门? 宫二:在北方有句老话。人不辞路,虎不辞山。这些年,咱们都是他乡之人。我是真的累了。 想回老家了。临走前,有样东西要还给你。(还纽扣)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我在最好的时候 碰到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 该多无趣啊。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 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这些话我没对谁说过。今晚见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就都说出来了。 就让你我的恩怨像盘棋一样保留在那儿。你多保重。 叶问:人生如棋落子无悔。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你爹讲过。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希望有一日,我可以再见宫家六十四手。 宫二一滴泪落下。 两人走到街上。 宫二:我爹常说,习武之人有三个阶段。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我见过自己。也算见过天 地。可惜见不到众生。这条路,我没走完。希望你能把它走下去。 宫二抬头看:一眼看上去,这不就是个武林么? 宫二回头看叶问。

59 宫二在床前吸鸦片,慢慢躺在床上。 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在东北雪林练六十四手。 宫二旁白:所谓大时代,不过就是一个选择,或去,或留。我选择了留在属于我的年月,那是 我最开心的日子。 字幕:1953 年,宫二病逝于香港,一生信守誓言,不婚嫁,不留后,不传艺。

60 宫二家。 老姜:明天送小姐灵柩回老家,这是她留给您的。未进宫家前,我是个砍人头的刽子手,到了 民国,我们这行算是没饭吃了,要不是老爷收留我,我还得城南处理猪下水。老爷子从来没嫌 弃我,让我一直陪着二小姐,他说我杀气重,能压邪。他还给我改名,叫福荫,他希望而二小 姐一直能有福荫相随。女人断发就是断头,她为了给老爷报仇,奉了道,不出嫁不传艺,一辈 子一个人,她真的做到了。这是她发愿前,剪下的自己的头发烧成的灰。姑娘说你和她相识了 半辈子,实则你不知她,她不知你。看了这东西,你就能明白她。叶先生,宫家没人了,我把 二小姐交给你了。(递盒子。)

61 宫二剪下一截自己的头发,烧成灰。

62 老姜摘下了宫若梅医馆的牌子。 叶问:宫家从无败绩,宫二一生也没输给过谁。要输,她宁愿输给自己。 字幕:一九五三年 叶问领取香港沈飞正,中港边境闭关。 叶问坐在门前听雨声。回忆 叶问旁白:我离开佛山那天。我有话想跟对她说,但也没有说出口。(在张永成手心写字) 字幕:郎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 金楼铁门前的雨水倒影出叶问的背影,张永成在后面追赶 叶问旁白:我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我以为我有一天会回来。想不到那次是最后一面。从此我只 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回头无岸。 字幕:一九六零年 张永成病逝,叶问终生未再踏足佛山。

63 叶问和弟子们合影。

64 武馆弟子在训练。“好,开拳,左拳收,右拳”

65 宫二:叶先生,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66 叶问旁白:有人说,咏春因我而起,因我而收。我但愿他们是对的。我一辈子没挂过招牌。对 我而言武术是大同的。武术应该只论功夫,不论门派。千拳归一路。到头来就两个字。一横一 竖。

67 庙里。镜头在一尊尊神佛扫过。

68 字幕:叶问一生传灯无数,咏春因他而盛,从此传遍世界。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P 禁闻视频 t.cn/RxlbueX 据说赵国官员有三特色四守则。三特色:高举红色旗帜,收获灰色的利益,使用黑色社会手段。四守则:喝酒基本靠送,抽烟基本靠供,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  发表于 2019-2-6 17:20

热门电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业务咨询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25-86614909
微信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QQ|关于我们|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梦禾编剧圈    

电子营业执照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