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嫌疑人X的献身》剧本

[复制链接]
1685 1 admin admin 发表于 2019-1-4 19:00:09
《嫌疑人 X 的献身》剧本
1、石泓家,日,内
书柜上摆满了很多与数学有关的书籍,我们可以听到从隔壁陈靖家传来的做饭声。
趴在书桌上睡了一夜的石泓慢慢醒过来,他的旁边放着一本书《数学四色问题证明》。
石泓将台灯关掉,起身洗漱,我们可以看到他面前的笔记本上记录着一些数学公式。
2、陈靖家,日,内
餐桌上摆放着简单的早饭,陈靖在摊鸡蛋,陈靖的女儿陈晓欣在收拾东西。
陈靖:吃早饭了。
陈晓欣:来了。
3、石泓家,日,内
石泓洗了一把脸,抬起头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他胡子拉渣,头发凌乱,眼神呆滞。
这时,隔壁传来陈靖与女儿的对话。
陈靖画外音:昨天功课都做完了吗?
4、陈靖家,日,内
陈晓欣:做完了。
陈靖倒了杯牛奶给女儿:给。
陈晓欣背着书包走了几步,又回来拿了一个东西。
陈靖:怎么老丢三落四的。
5、石泓家,日,内
石泓在镜子前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但他根本不看镜子里的自己。
陈靖画外音:快,要迟到了。
陈晓欣画外音:知道了,妈。
陈靖画外音:知道了还不早点儿起来。
陈晓欣画外音:下次早点就是了。
声音越来越小,很明显是走远了。
石泓将柜子关上,还是不看自己一眼,似乎是在有意偷听着陈靖母女的对话。
6、居民楼,日,外
石泓将门关紧,沿着楼梯走下居民楼。
居民楼外面没有装修过,裸露着红色的砖头,墙体发皱,还贴满了小广告。
7、大桥下,日,外
石泓沿着台阶走到了桥底下,继续往上班的方向走。
桥底下有行人穿行而过,还有几个卖早点的小摊。
石泓遇到了一个坐在路边的乞丐,对面走过来的一个男子给了乞丐一枚硬币,乞丐道谢。
乞丐将碗伸向石泓,石泓没理他,直接走开了。
桥底另一侧,住着一排流浪汉,有的靠捡破烂为生。
石泓经过的时候,有两个流浪汉正清点垃圾。
8、欣欣小吃,日,外
石泓来到了欣欣小吃门口。
9、欣欣小吃,日,内
一个客人:肥牛套餐。
陈靖接过袋子递给了客人。
石泓走过来递给陈靖钱:招牌套餐。
陈靖扭过头冲着服务员:招牌套餐一份。
石泓一直盯着陈靖的背影,等陈靖接过饭后,石泓又将头微微低下不敢看她。
陈靖:打包好了。
石泓接过袋子直接扭头走开了。
陈靖望着石泓的背影,这时又来了一位客人,陈靖又将注意力放到工作上。
10、江北育才小学,日,外
石泓慢慢的往江北育才小学的教学楼走,周围的学生经过,也不和他打招呼。
石泓两眼依旧呆滞,稍稍有些驼背。
11、教室,日,内
石泓在黑板上一边写着板书,一边念出声音。
而台下的学生们叽叽喳喳的打闹着,根本没有人听课。
12、音乐教室,日,内
音乐老师:陈晓欣。
陈晓欣起身,在老师的指挥下吹起了双簧管。
13、欣欣小吃,日,外
陈靖在小吃店门口收货。
货车司机拿着本过来:老板娘,帮我签个字。
陈靖签了字:谢谢啊!
不远处,有一个男子一直盯着陈靖看。
14、镜头组合
△被夜幕笼罩的居民楼。
△石泓在家批改作业,旁边的黑板上写满了数学公式。
△陈靖在家熨衣服。
△白天那个一直盯着陈靖看的男子走到了陈靖家门口,按了按门铃。
陈靖:谁啊?
△石泓停了下来,听着隔壁的对话。
陈靖画外音:晓欣,是你吗?
△那个男子继续按门铃。
陈靖将手伸向了门把手。
△石泓似乎在思索什么,他望了望笔记本上方程式,似乎看到一个一个子母和符
号在移动,最后锁定在一个 X 字母上。
出字幕:嫌疑人 X 的献身
15、江北刑警学院阶梯教室,日,内
唐川站在讲台上,给台下的刑警和警察讲课,电子屏幕上显着一行字:省公安厅高级顾问 唐川副教授。
唐川:信息革命和科技的进步正在改造人类的生活行为,也让犯罪行为的隐蔽和伪装程度越来越高,完美的犯罪存在吗?
唐川身后的屏幕变换了一张图片。
唐川指着屏幕:这是一桩伪装成车祸的谋杀案,凶手是个物理学博士,案发时,他并没有接触到被害者,怎么做到的?
台下的人们骚动起来,这时,两个助理分别推来了两个机器。
一个机器上布满了小孔,另一个机器上只有一层玻璃,一个助理将机器打开,玻璃震动了几下后直接碎了。
台下的人们瞬间骚动起来,都觉得很神奇。
唐川示意了一下,助手将机器抬走了。
唐川指着屏幕:这个设备,叫做定向声波发生器,它发出的强烈声波,能够朝着指定方向呈直线传播,所以在座的各位完全察觉不到,玻璃是因为共振碎掉的。
△镜头切换至教室侧面门口。
刑警罗淼向看门的保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走进了教室,看着讲台上的唐川。
△唐川:凶手就是用这种方式,让驾驶员被巨大的噪音干扰进而失控,撞上了护栏。
屏幕上播放犯罪现场的模拟动画。
唐川:要想打败这类高智商犯罪者,我们必须用他们的思考方式去解决问题,要敢于挑战惯性思维,哪怕你是唯一提出异议的人,高手过招,谁善于思考,谁就是赢家。
台下响起了掌声。
16、楼道,日,外
唐川往办公室走,罗淼跟在唐川身后。
唐川:下次让你们队长请我吃饭,这么简单的案子都来找我,留点时间给我做研究吧。
罗淼:能者多劳,你可是大家眼中的天才。
唐川停下来望着他:哪有什么天才,线索明摆着,你们不认真看而已,告诉你们队长,上次那个高空坠楼案,你的怀疑是对的,死者是自杀。(指着材料文件)第一,目测尸体和大楼之间的距离,死者从阳台坠落时,会有初始速度,基本可以断定她是助跑后跳下,第二,死者断裂的骨头刺穿肌肉和动脉,血迹呈现喷溅状,证明她落地时心脏还在跳动。
正说着,罗淼的手机响了。
唐川:另外第三……
罗淼看着手机打断他:来案子了。
罗淼将手里的三明治给了唐川直接扭头走开了。
唐川:喂……
罗淼:第三,难度不够别再烦你,对吧。
唐川笑了笑走开了。
17、大桥下,日,外
桥边停着几辆警车和救护车,周围聚集着一大群围观的群众。
镜头慢慢拉近至河岸边,我们可以看到两名法医在检查一名赤裸着身体的被害者,一个警察在拍照,旁边有几个警察带着猎犬在旁边寻找线索。
另一侧,一个光头男子对罗淼说道:我在这儿住了二十多年,这附近我都很熟,我今天确实没见到什么陌生人。
刑警队长走过来:情况怎么样?
罗淼:现场发现一具男尸,尸体受损比较严重。
刑警队长看了看旁边警察手里的证据。
罗淼解释道:那是烧了一半儿的衣服,有外套裤子和鞋,尺寸和死者体型吻合,凶手应该是想要销毁证据。
刑警队长:知道了。
刑警队长往案发现场走,罗淼和一名刑警随行。
罗淼继续解释:报案的就是刚才那个老人家,上午锻炼的时候经过这里发现的。
刑警队长走过来,法医将尸体扭了过来。
尸体已经严重腐烂,面部血肉模糊,跟着一起过来的那名警察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后便离开了。
法医:下颚和牙齿被敲得粉碎,凶手事先准备了锤子之类的工具,死者的手指被烧过,指纹完全被破坏。
镜头特写:死者的手指被烧成了炭黑色。
刑警队长:致命伤在什么部位?
法医让刑警队长看了看死者脖子上的勒痕。
法医:这里。
刑警队长:勒痕很深,有没有找到绳子?
罗淼:还没有。
刑警队长:扩大所搜范围,找不到派人到河里去捞。
罗淼:好。
刑警队长:罗淼,你怎么看?
罗淼:凶手的作案手段非常残暴,并且反侦察能力很强,不是一般的凶杀案,估计这个案子,很快就会被媒体关注。
刑警队长:必须尽快破案,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罗淼:嗯,我会的。
刑警队长离开了,罗淼看着尸体皱起了眉头。
18、镜头组合
△罗淼和几个警察带着猎犬跑到桥低下,看到桥底下有一辆自行车。
罗淼画外音:距离案发现场不远处,找到一辆公共自行车,轮胎被刺破。
△罗淼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
罗淼画外音:租车卡上留下的身份证信息显示,登记人叫傅坚,租车时间在十二号上午左右上午十一点。
△罗淼和警察走进了一家旅店里。
罗淼画外音:过滤近期报案记录,查到一间宾馆房客的失踪报案。
△旅店内,罗淼在和前台打听情况。
前台抱怨道:现在这些人怎么都这样,房费都没结,人就不见了。
前台翻开记录册,找到了叫“傅坚”的登记记录。
罗淼画外音:失踪男子的各项信息均与死者相符。
△旅店内,警察法医在搜集证据。
法医检测 DNA和玻璃杯上的指纹。
罗淼画外音:房间里采集到的 DNA 与烧毁衣物上的DNA 吻合,公共自行车上的指纹与玻璃杯上的指纹相一致。
△罗淼撰写刑事侦查报告书。
罗淼画外音:死者身份已确认。
△刑警队长在黑板上讲解,黑板上记录傅坚的信息。
其他人在记录。
罗淼画外音:傅坚,男,42 岁,死亡时间是 41210点到 12点,死亡原因,颈部压力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据我们调查,此人嗜赌,无业,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家人,居无定所,并没有犯罪前科。
△黑板上显示着三个人嫌疑人,其中一个是陈靖。
罗淼画外音:经过筛查,目前锁定了三个嫌疑人。其中两个与傅坚有债务纠纷,第三个是傅坚的前妻,陈靖。
△罗淼继续在工位上整理资料。
罗淼画外音:陈靖目前与 14 岁的女儿住在旧城区的一栋老楼里,住户不多,但她的女儿与傅坚没有血缘关系。
19、陈靖家,夜,内
门口传来了门铃声,陈靖打开屋门,看到了罗淼和一个警察。
罗淼出示证件:警察。
罗淼进屋观察着,陈靖关上了门。
陈靖:有什么事吗?
罗淼:前两天在河堤边发现一具尸体,是你的前夫傅坚。
陈靖的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陈靖给他们倒了两杯水后坐下来接受盘问。
罗淼:最近见过你的前夫吗?
陈靖:没有。
罗淼:能不能回忆一下,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
陈靖:去年,还是前年?记不太清了。搬来之后就没联系了。
罗淼:方便透露一下你们为什么离婚吗?
陈靖:他好赌,怕影响到孩子。
旁边屋子传来了动静。
罗淼朝那边看了一眼:家里有人?
陈靖:我女儿。
陈晓欣低着头走过来接了杯水,又低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没有和罗淼说话。
罗淼:陈女士,我们需要知道 4 12号你都去了什么地方?
陈靖:412号?和平常一样,不到七点就出门工作了,不过那天下班后和女儿去看了场电影。
旁边一直在记录的警察问道:有什么证明吗?比如电影票根之类的。
陈靖起身:应该是随手扔了吧!
陈靖拿出自己的包,翻找着。
罗淼:看完电影直接回家了吗?
陈靖:我们又去面馆吃了面,然后在一家服装店里逛了逛,大概十一点到家的吧!
罗淼:两家店的名字和位置还记得吗?
陈靖继续找电影票根:都在电影院附近,名字记不太清了。(她拿出一个电影宣传册递给了罗淼)找到了这个。
罗淼翻了翻宣传册,从宣传册里找到了两张电影票票根。
罗淼和那个警察互相望了彼此一眼。
△罗淼和警察出门。
罗淼:打扰了。
罗淼两个人离开了,正好碰到了下班回家的石泓。
罗淼和那个警察停下来望了石泓一眼,然后走到了正在开门的石泓面前。
罗淼:你好。向你打听一些事情。就占用你一分钟时间。
石泓慢慢转过身子。
罗淼拿出傅坚的照片:这个人你见过吗?
石泓摇摇头:没有。
罗淼:你跟隔壁的陈靖熟不熟?
石泓:不太熟。
旁边的警察:4 12 号的晚上你在家吗?
石泓:差不多七点回来的。
罗淼看了一眼石泓手里的快递:隔壁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吗?
石泓:没印象。
石泓扭头开门,罗淼两个人离开了。
20、陈靖家,夜,内
陈靖收拾着屋子。
21、居民楼,夜,外
石泓走到居民楼底下的公用电话前,拨通了一个号码。
22、刑警学院实验室,日,内
唐川往办公室走,楼道里的学生和他打着招呼。
唐川推门进去,看到罗淼正在屋子里观察着那个超声波发生器看。
唐川:你最好别碰。
罗淼:要是碰了有危险,你不可能就这么搁着。
唐川:先决条件是碰的那个人得有物理常识,今天找我来有何贵干?
罗淼:我只是刚好路过,顺便来看看。
唐川给自己冲咖啡,罗淼靠近了几步。
唐川:喝咖啡的话,杯子自己洗。
罗淼:助理不在,你连杯子都不洗。
唐川:科学家如果喜欢洗杯子,就不会发现青霉素了。(坐下来看文件)河堤那个案子解决了吗?
罗淼:你怎么知道我在办这个案子。
唐川:你上午被叫走,晚上新闻就报道了。
罗淼:队长说在这个地方呆了三十年,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杀人案。
唐川:有什么进展吗?
罗淼:已经锁定了三个嫌疑人。我感觉死者的前妻不太对劲儿,案发当天是个工作日,她还带着女儿玩到晚上十一点,太不合常理了。
唐川:她是不是有不在场证明?(站起来)你刚说到死者前妻时双手交叉抱胸,从行为学的角度来讲,这是一种受到强大压力的肢体表现,调查结果八成跟你的预期不一样。
罗淼走过来:跟你聊天真够累的。死者的前妻说案发当晚她去看电影了,有电影票根作证,看完电影以后又到服装店逛了街。
唐川:电影票根?从哪拿出来的?
罗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她是特意留着反而会有嫌疑,可她说随手丢了,后来又在宣传册里找到了。
唐川:如果她真是凶手,能想到把电影票根夹在宣传册里让警察发现,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罗淼看到了办公桌上的一个快递,他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
罗淼:我昨天遇到一个人也有这封信。
唐川:这是国际数学物理协会,圈子不大。叫什么?
罗淼:石泓。他就住在死者前妻隔壁。
听到“石泓”两个字,唐川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23、教室,日,内
时间切换至唐川小时候。
教室里刚刚考试结束,同学们正要离开。
考官:别动。这哪班的?(拿着一张涂满了颜色的试卷)石泓,是哪个?
没有学生回答。
考官指了指窗户边上低头写字的少年石泓:你。你是不是学傻了,这是地理考试还是美术考试?后果你自己的负责。
同学们笑了笑,少年石泓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又将头慢慢低下。
少年唐川望着石泓笑了笑。
24、操场上,日,外
同学们正在打篮球,少年石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算着什么。
少年唐川走到少年石泓面前:有人说过你不正常吗?竟然在地理考试上证明数学问题。
少年石泓抬起头:你知道我在做什么?
少年唐川:四色问题。(坐到少年石泓旁边)任何一张地图,把相邻的区域都涂上不同颜色,只需四种颜色就能完成,老师看不懂,我可不傻。
少年石泓:你也做过吗?
少年唐川:四色问题已经被证明过了,我不需要再浪费时间。
少年石泓:那个证明是通过计算机完成的,不算真正的数学,我想找出最简单最优雅的数学证明。
少年唐川抢过少年石泓手里的本子:给我看看。
两个人相视一笑。
25、居民楼,夜,外
时间回到现在。
唐川站在石泓家门口,扭头看到石泓走了上来,石泓从很远处停下来望着唐川。
26、石泓家,夜,内
△两个人进了屋。
石泓:等我收拾一下。
唐川:嗯。
石泓收拾着沙发上的数学书,他将外套脱下来:吃点什么呢?(打开冰箱,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出去吃吧!
唐川:在家吃吧!
△书桌上摆放着简单的几个菜。
唐川:我们有多少年没见了?
石泓:从毕业那天算,十五年九个月又十四天。
唐川笑了笑:你真是一点儿都没变。看你桌上,在教初中?
石泓:是。
唐川:大材小用啊!
石泓:你呢?
唐川:留在大学,管一间实验室。
石泓:当教授啊!
唐川:副的。升不上去了,拍马屁又不是我的强项。(拿起杯和石泓碰了一下)
有空多聚聚吧!
石泓:嗯。
唐川:还打羽毛球吗?
石泓:不太打了。但有时候会去爬山。
唐川:爬山和数学很像,山顶只有一个,但是通往山顶的路却有很多条。
石泓:找出最优美的那条,这是所有数学家的心愿。
两个人相视一笑。
唐川:其实毕业以后我几次想找你都没找到。
石泓:搬了几次家,和老同学都断了联系。怎么找到我的?
唐川:一个朋友,前两天在这儿碰到你了。
石泓:朋友?
唐川:姓罗,警察。有个男人被杀了,是你邻居的前夫。
唐川盯着石泓看,石泓的眼神有些闪躲。
唐川从公文包里掏着东西:我来找你,是为了这个。
石泓看了看唐川手里的文件袋。
唐川:没忘了我们的比赛吧!
27、教室,日,内
时间切换至唐川小时候。
教室里只有少年唐川和少年石泓。
少年唐川手里拿着一个小玩具给唐川看。
少年唐川:每次走进一个房间,在十分钟内,我就能分辨出谁是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人。
少年石泓:你是指你自己吧!
少年唐川:现在我没那么确定了,要不咱们俩个比比,我们轮流出题考对方,谁答对的多,谁就是最聪明的那个。你先出题,我让你。
少年石泓走到黑板前,在黑板上画了九个点:用四条连续的直线把九个点连起来。
少年唐川: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少年唐川走过去将点连起来。
少年石泓:这道只是热身,该你了。
少年唐川在黑板上出题。
28、石泓家,夜,内
时间回到现在。
石泓打开了文件袋,拿出了一本书,书名是《反证黎曼猜想》。
石泓有些惊讶:反证黎曼猜想?行得通吗?
唐川:就是要给你验证看看。
石泓痴迷的看着书里的公式。
唐川:这是一个数学系教授给我的,不知道你功力退步没有,会不会太难?
石泓没说话,直接走到书桌前拿起笔来开始验算,身后的唐川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29、夜总会,夜,内
罗淼和一个警察走进了一家夜总会。
几个女郎对离开夜总会的老板鞠躬道别。
接待区内,老鸨将烟掐灭:别提了,他离婚以后还经常骚扰陈靖,不给钱就打,上次居然还敢到我这儿来,问我陈靖搬哪了,姐会告诉他?这个混蛋。
罗淼:除了傅坚之外,还有什么人跟陈靖来往密切?
老鸨:是有一个比较熟的客人。
30、石泓家,夜,内
石泓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唐川站在他旁边,翻看着笔记本上石泓写下的公式。
声音吵醒了石泓,石泓慢慢醒过来,唐川冲他微微一笑。
石泓:挺有意思的算法,但还是错的。
唐川:没想到你一个晚上就解决了。(将本子放下)真有一套。
石泓走到洗手间。
唐川穿上外套:你隔壁邻居起得真早,不到七点就出门,跟她熟吗?
石泓洗了把脸:没什么来往,不过我常去她开得小吃店。
唐川:听说她是嫌疑人。
31、大桥下,日,外
唐川和石泓一起来到了大桥底下,有几个大妈在这里跳舞。
唐川:这条路还挺有意思的。
石泓:是啊!不过每天看到的都一样。
两个人经过了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个乞丐,乞丐和两个人要钱,唐川停下来给了乞丐一张零钱后继续往前走。
石泓:他们就像石钟里无用的齿轮,每天都重复无意义的生活。
唐川看了一眼这些流浪汉。
32、欣欣小吃,日,外
两个人来到了小吃店门口。
石泓:这就是那个邻居开得小吃店,我去买点吃的。
唐川:好,这次算你赢了,下次换你出题考我。
石泓:嗯。
唐川:走了。
石泓走进了小吃店。
33、欣欣小吃,日,内
石泓向往常一样把钱直接递给陈靖:招牌套餐。
陈靖扭头:招牌套餐。
34、欣欣小吃,日,外
石泓走出了小吃店。
不远处停放着一辆车,车里有罗淼和一个警察,看到石泓出门后,罗淼示意了一下,旁边的警察在本子上写下一些东西。
35、警局办案区,日,内
办公桌前围坐着警察。
一个警察汇报道:412 日,陈靖下班后和女儿看了电影,有电影票根可以作证,电影结束时间是九点半,傅坚死亡时间是六点至十二点,从电影院到河堤最快需要四十分钟,理论上讲,陈靖没有作案时间。
罗淼:电影票根不能证明什么,况且案发五天前,傅坚还到陈靖工作过的夜总会去打听她的消息,我觉得她还是有很大嫌疑。
一个警察:可从作案方式来看,凶手应该是比死者力气还大的人,陈靖只是个女人,不太说得通。
刑警队长看向罗淼:罗淼,你做进一步的求证。
罗淼:嗯。
刑警队长:金钱债务方面呢?
刚才说话的警察:415 日,找到的嫌疑人是吴大庆。
△吴大庆在街道旁和一个朋友喝酒。
一警察画外音:目前他没有不在场证明。
△地下赌场里,胡刚和几个朋友打着牌。
警察来到此地后,胡刚迅速从牌桌起身离开了。
警察出门追胡刚,但胡刚已经跑远了。
一警察画外音:当天晚上,在一个地下赌场找到了胡刚。被他跑了,目前列为在逃嫌犯。有目击者称,案发前三天。
△回到警局。
一警察:见到胡刚和傅坚在赌场里有过争执,我认为目前胡刚的嫌疑最大。
36、陈靖家,夜,内
罗淼和一个警察审问陈晓欣。
那警察:可以了。
陈靖对女儿:回房间吧!
陈晓欣回到自己的屋子。
罗淼:我们需要进一步确认,4 12 号晚上,你和你儿女到底去了哪两家店?麻烦再仔细想一下。(旁边的警察打开一张地图,递给了陈靖一根笔)标示一下。
陈靖在地图上画着:我们先在这附近吃了面,再到这儿看了看衣服。
37、镜头组合
△罗淼和那个警察走进了一家商城里。
店员:您好,欢迎光临,里面请。
△罗淼走到一家店面柜台前,向店员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和陈靖的照片:警察,请问一下,4 12 号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店员摇头:没见过。
△各种店员摇头的画面。
罗淼注意到了店里的摄像头。
38、警察局,夜,内
警察局里,罗淼和那个警察在观看录像带,罗淼在纸上勾勾画画。
罗淼:12 号中午,陈晓欣和同学说过放学后会去看电影,小吃店的厨师也证明陈靖是在七点左右离开的,现在电影院这段时间没办法完全确定陈靖的行踪,最好能查出九点半到十点陈靖在哪儿。
那警察看到监控录像里出现了陈靖。
那警察:唉!陈靖,九点五十。
罗淼很惊讶,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那警察:现在陈靖的嫌疑越来越小了。
39、实验室,日,内
唐川看到了来找他的罗淼。
唐川对助理:让他来吧!你可以走了。
助理:那我把之前的结果录入数据库,您先忙。
罗淼递给了唐川一把枪,唐川在一个记录仪里射击了一枪。
罗淼帮忙整理:你的朋友石泓是什么样的人?
唐川:怎么会问他?
罗淼:那天我在陈靖工作的地方盯梢,看到你跟他说话。
唐川停下来稍有不满:你是盯他还是盯我啊?
罗淼:现在对陈靖的调查难以推进,而且从作案手法来看,凶手更像是男人。
唐川又在记录仪里开了一枪。
唐川:你怀疑是石泓帮她?
罗淼:你朋友几乎每天光顾陈靖的小吃店,这难道不能说明一些什么吗?
唐川:每天规律的行为模式是他这种人的做事风格,没什么好奇怪的。
唐川又开了一枪。
罗淼走到分析试验结果的唐川面前:你就那么确定你的朋友没问题?
唐川:数学就是石泓的一切,金钱和爱情对他来说都不重要,所以他绝不可能杀人。
罗淼转身离开了,唐川却若有所思。
40、体育馆,日,内
石泓和唐川在打羽毛球,石泓节节败退。
厕所里,两个人简单洗漱了一下。
唐川吹着口哨走到了镜子前。
石泓望着他:你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真羡慕你。
唐川:我也老了,脑子也没以前好使了。(拿起石泓的手表)你手表起雾了,我帮你修吧!
唐川直接将表拿走了。
41、实验室,夜,内
唐川站在电脑前看着数据。
一个学生走过来:老师,那只表的采样分析要不要我来做?
唐川:不用了,你走吧!
唐川看了看试验数据,走到一边打着电话:罗淼,把河堤案的全部资料拿过来,我要看。
△唐川的面前摆放着河堤杀人案的卷宗。
唐川观看着资料,勾画着自己觉得可疑的部分。
唐川仔细分析着,脑海里想象着石泓在河岸边杀人的画面,他明显有些头疼。
唐川扭头看到了罗淼:你怎么还在这儿?
罗淼走过来: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突然对这个案子感兴趣了。
唐川:今天石泓对我说了一句不应该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他说我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他很羡慕我。
罗淼:什么意思?
唐川:你记得你问过我石泓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我认识的石泓,价值观都是围绕数学建立的,从来不会在乎外表,能让他说出这句话,除非……
罗淼补充道:除非他恋爱了。
唐川:以我对他的了解,无论遇到任何问题,他绝对不会用杀人这种愚蠢的方式来解决,如果他涉案,唯一的可能就是当他介入时人已经死了。这时他能做什么?
他只能拟出各种对策来帮助陈靖躲避警方的追查。
罗淼:如果你也认为石泓有嫌疑,那我就有把握了,他只是个数学老师,作案就一定会留下破绽。
唐川:你错了,如果石泓真的涉案,如果真的是他在帮助陈靖躲避追查,你可有大麻烦了。
42、陈靖家,夜,内
陈靖在整理衣服,突然觉得不对劲往门口望了一眼。
门铃响了。
陈靖犹豫了一会儿,将门打开了,她看到是自己的前夫傅坚,她想把门关上,但傅坚使劲推着门,僵持了一会儿,傅坚一用力,将陈靖推到,趁机钻进了屋子。
△隔壁的石泓听到动静后停下手中正在计算的公式。
△傅坚进屋:这房子不错啊,搬了四次一次比一次好。
陈靖:你再不走我就报警。
傅坚:我来看自己的媳妇儿犯哪门子法?你报,我给你电话。警察才懒得管你那点儿破事呢,正好,让他们都知道一下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傅坚将手伸向陈靖的脸,陈靖将他的手推开。
陈靖:算我求你,别再纠缠我们了,你又欠了多少赌债,要钱,我一分也没有。
陈晓欣推门进来,陈靖走过去护住了她。
傅坚靠近母女俩:晓欣啊,长高了。
陈靖掩护着她:快进去。
△石泓听到了隔壁的争吵。
傅坚画外音:怎么不叫人呢?叫爸爸。
△陈靖掩护着陈靖进屋,然后将门关紧。
傅坚推开陈靖想要进屋:晓欣发育的越来越好了,过两年可以出去卖了。
陈靖:走开。
傅坚将陈靖扔在沙发上试着去开陈晓欣的房门。
屋子里的陈晓欣吓得坐在床上哭泣。
傅坚敲打着房门:开门,是我,是爸爸。我进来了啊!
陈靖过去拉扯傅坚:你快走。
陈靖再次被傅坚一把扔在沙发上。
陈靖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钱:你要钱吗,拿去,拿去快走。
傅坚接过钱:你妈的,现在又有钱了,刚才不是说没钱吗?
傅坚一巴掌将陈靖扇倒,然后趴在了她的身上。
傅坚抽打着陈靖:臭婊子,贱。
屋子里的陈晓欣哭得更大声了。
傅坚脱下了自己的腰带:陈靖,你一个人带孩子太辛苦了,要不还是跟我一起过吧。
傅坚趴在了陈靖的身上,对她的脖子乱亲。
陈晓欣从窗台上拿起了一个奖杯,冲出去直接打在了傅坚的后脑勺上。
陈靖走过去抱住陈晓欣:晓欣,没事。
傅坚踉跄着走到陈靖面前将她一手打到在地,又揪住陈晓欣的头发将她按倒在地。
傅坚打着陈晓欣的骂:你个小兔崽子,打死你,抽死你,兔崽子。
陈靖走过去阻止道:别打了。
傅坚继续抽打:打死你,打死你。
情急之下,陈靖拿起一根电线,从身后套在了傅坚的脖子后面,将他的身体拖到了桌子边上。
陈靖继续用力,傅坚的脖子抵在桌子沿边上,他想伸手反抗但痛苦的说不出话。
陈晓欣冲过去咬了傅坚的手一下。
陈靖继续用力,傅坚挣扎了一会儿,然后没了动静。
陈晓欣看着瞪大眼的傅坚,吓得后退了一步,陈靖松开手后,傅坚的身体瘫软下去,陈靖吓得后退几步,和女儿抱在了一起,两个人害怕的喘着粗气。
陈晓欣:是他自己不好。
陈靖:怎么办?
这时,再次传来了门铃声。
陈靖:到里面去,不要出来,进去。
陈靖将傅坚的尸体盖上,整理一下身体走到了门口。
陈靖:哪位?
门口传来石泓的声音:我是住在隔壁的石泓。
陈靖打开了门。
石泓:我听到有声音,有什么事吗?
陈靖:没事,家里有蟑螂。
石泓:杀死了吗?
陈靖吓得没说话。
石泓:蟑螂杀死了吗?
陈靖:没事了。吵到你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陈靖将门关上了。
陈靖靠在门上喘了一会儿气:我去自首。
陈晓欣过来抢过手机:不行,妈,你会坐牢的。妈妈又没有错,我不要妈妈坐牢。
陈靖:杀人了就是杀人了。
陈晓欣:我也有份,我也杀人了,要坐牢我们一起做。
陈靖:给我。
这时,门铃声再次响起。
陈靖打开门,是石泓。
石泓:想好了吗?如果报警我毫无意见,如果还没想好,我或许能帮得上忙。我可以进去吗?光凭你们两个没办法处理尸体。
陈靖一直没说话,而是让石泓走进了屋子。
石泓进屋带上手套走到尸体前蹲下来。
陈靖:你怎么知道的?
石泓:我住这里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蟑螂。
石泓掀开盖住傅坚尸体的布。
陈靖:是我一个人做的,跟她没关系。
陈晓欣:不行,是我先打他的。
陈靖:别说话,跟你没关系。
石泓看着尸体:瞒不住的,手上的咬痕是晓欣的吧。
陈靖:不,是我的。
石泓:一个人从背后勒住脖子,不可能同时抓住他的左手,警察也会查到的。
陈晓欣:妈妈没有错,妈妈是为了救我,不然我们都会被他打死。
石泓仰着头望着陈靖。
陈靖露出求救的眼神:怎么办?
石泓给傅坚脱衣服:要脱掉衣服,再不快点儿,尸体就要变硬了,把这个人的所有事全都告诉我,把房间整理一下,要仔细,我会给你一个新号码,想办法跟你联系。你们需要不在场证明,这是关键。
陈靖:可是我们根本没有。
石泓:所以才要制造。
△陈靖站在桌子前发呆,似乎在思索什么,她打开抽屉,将桌子上的衣服收起来。
43、居民楼,夜,外
石泓走到居民楼下的公用电话前,望了望四周,拨通了电话。
44、陈靖家,夜,内
陈靖听到手机响后,走过去接电话。
45、镜头组合
△石泓拿起电话:是我。
△陈靖:警察又来过了。问我们看完电影去了哪里,我们都照实回答了。
△石泓:好。他们去找晓欣了吗?
△陈靖:嗯。问有谁能证明她去看了电影。
△石泓:她怎么回答?
△陈靖:也照你之前说得,提了一个朋友。
△石泓:好。
△陈靖:那个警察好像看出来了,他知道是我。(开始哭泣)我真的很怕,每天都在想,干脆自首算了。
△石泓:他们找不到新的证据,就会去找新的嫌疑人,相信我。
△陈靖哭得更大声了:好。
△石泓这边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离开了。
46、大桥下,日,外
唐川站在案发现场观察着什么。
罗淼走过来指了指一个地方:公共自行车是在那儿发现的,在这里又发现傅坚的脚印。
唐川:案发过程你试着叙述一遍。
罗淼:4 12 号上午,傅坚租了一辆车,晚上骑车到这里跟凶手碰面,凶手跟傅坚彼此认识,他趁傅坚不备,用绳子将他勒死,然后用带来的榔头砸烂他的脸,又烧毁他的指纹,再烧掉他的衣服。
唐川:凭什么说他是骑自行车来的?
旁边的警察:车上有傅坚的指纹啊!
唐川:凶手为什么脱下傅坚的衣服烧掉?
罗淼:为了隐瞒身份,这和毁坏他的脸和指纹的原因是一样的。
唐川:可衣服为什么没有烧光?
警察:可能是太匆忙疏忽了。
唐川:烧掉衣服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凶手有那么多的时间处理尸体,却偏偏连这几分钟都没有。还有之前那点,凶手这么谨慎作案,却偏偏忘记擦掉自行车上指纹,另外,如果凶手是有预谋犯案,为什么会把尸体扔在这样一个地方。
罗淼:他是希望尸体早点被发现。这样看来,这一切可能是凶手故意布置的。
唐川:在没弄清楚这些线索的真假之前,我不确定。
三个人离开了。
47、超市,日,内
陈靖和陈晓欣在超市买东西,正好碰到了迎面走过来的石泓。
陈靖对女儿:没关系,遇见邻居而已。
陈晓欣点头:嗯。
石泓扭过头拿起一个橙子在鼻子旁边闻了闻,假装在挑水果。
陈靖慢慢靠近石泓,拿起了一个橙子:橙子要挑皮捏起来有弹性的才好吃,后面有个圈,凹进去的会比较甜,像这个就可以买。
石泓缓缓接过了陈靖手里的橙子。
沉默了一会儿,陈靖:为什么要帮我们?
石泓正要回答,身后几个路人的说话声打断了他。
陈靖又拿起一个橙子递给石泓,眼睛盯着石泓。
石泓不敢看她,再次缓慢接过了橙子。
陈靖:你好像每天穿得都差不多。
石泓: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些。
石泓说完离开了,陈靖望着石泓离去的背影。
48、欣欣小吃,日,外
石泓换了一件外套,走进了欣欣小吃店。
石泓走到前台,陈靖看了看换了衣服的石泓。
两个人同时喊道:招牌套餐。
陈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袋子递给了石泓。
石泓试着抬头望了陈靖一眼,接过了袋子:谢谢。
49、学校办公室,日,内
石泓坐在工位上,从袋子里拿出了套餐。
石泓发现袋子里面有一张纸条,石泓拿出来,看到上面写着:按时吃饭,保重身体,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
石泓盯着纸条,似笑非笑。
50、居民楼,夜,外
石泓拿着一箱垃圾,走到了垃圾桶前。
陈晓欣也来倒垃圾,她看到石泓后,愣了一下,闪躲了一下后又走到了石泓面前。
陈晓欣:叔叔。
石泓看着她没有回话。
陈晓欣:这段时间我经常做噩梦,梦到那天晚上,我好害怕。
石泓:不怕,都过去了。
陈晓欣:我和妈妈都会没事的,对吧!
石泓:会没事的。
陈晓欣:对了。如果我平时吹双簧管吵到你,你就敲墙壁提醒我。
石泓:懂摩斯密码吗?
陈晓欣:我可以上网查。
石泓微微点头。
陈晓欣离开了,石泓愣在那里思索着。
51、镜头组合
△陈晓欣在自己的屋子里吹双簧管。
△石泓坐在书桌前听着隔壁的声音。
△实验室里,唐川拿起石泓的手表看了看。
△罗淼和那个警察坐在车里盯梢。
△陈靖在小吃店里收拾屋子。
△一个男子走进了小吃店。
陈靖看到男子后有些惊讶:坤哥。
△石泓在墙壁上轻轻敲打了几下。
△陈晓欣听着敲打声,在网上查出了摩斯密码。
翻译完后,陈晓欣发现石泓在夸她吹得漂亮,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52、某餐馆,夜,内
陈靖与坤哥相对而坐,桌子上摆满了菜,服务员上了一盘虾。
坤哥:我记得你爱吃虾的。(给陈靖夹菜)给。
陈靖:谢谢坤哥,我自己来吧!
坤哥:你一点都没变,晓欣还好吗?
陈靖:已经上初二了。
坤哥: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就这么大了。
陈靖:你最近好吗?
坤哥:我老婆两年前得癌症走了。
陈靖:对不起,我不知道。
坤哥叹气:那个女人平常唠唠叨叨的,烦死了,现在没人唠叨了,反倒不习惯了。傅坚的事我听说了,凶手找到了吗?
陈靖摇头。
坤哥:行了,别想了。(给陈靖倒茶)这日子啊,就像喝茶一样,只会苦一阵子,不会苦一辈子,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
陈靖:我会的,谢谢你。
坤哥给她夹菜:来,多吃点。
突然,外面下起了大雨。
53、大街,夜,外
陈靖坐在坤哥的车上,外面下着大雨。
陈靖:真的不用送我。
坤哥:雨这么大别着凉了。
两个人沉默着,陈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陈靖偷偷将手机关掉。
54、居民楼,夜,外
石泓站在公用电话前,慢慢放下了电话。
石泓打着伞离开,往楼上走。
坤哥的车停在了居民楼前,坤哥举着伞给陈靖开门。
坤哥:这雨下得太大了,你把伞拿着,我回去。
陈靖:不用了,坤哥。
坤哥:拿着吧,咱俩还客气啥,改天我来看你啊!
坤哥开车走了。
陈靖举着伞望了望居民楼,正好看到石泓在楼上盯着自己,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不远处,罗淼和那个警察看着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55、石泓家,夜,内
石泓进门之后,拄着墙壁微微喘着气,身体突然瘫软下去,他眼睛望着窗外,快要哭出来,显然是被刚才看到的一幕刺激到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石泓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
56、陈靖家,夜,内
陈靖坐在桌子前削水果,明显心事重重。
陈晓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57、服装店,日,内
服装店里,店员将一件衣服包好,陈靖付了钱。
店员:买给先生的?
陈靖:送朋友。
店员:那你朋友收到一定会很高兴。
店员将包好的衣服递给陈靖,陈靖笑了笑。
58、江北育才小学,日,外
学校里响起了放学铃声,学生们陆续出门。
唐川站在学校大门口,不一会儿,石泓出来碰到了唐川。
唐川笑了笑:晚上不知道吃什么,突然想到你经常光顾的那家小吃店。
石泓:你就特意跑过来?
唐川:没不方便吧!
石泓直接走开,唐川跟在身后。
59、欣欣小吃,日,内
陈靖看到石泓走进店,拿出了为石泓买的衣服。
石泓靠近小声示意道:我朋友。
陈靖缩回了手。
陈靖望了望石泓,又看了看唐川,唐川一直在盯着两个人。
石泓扭过头,唐川故意将眼睛移向别处,装出挑选食物的样子。
唐川:看起来都很好吃啊,怪不得我朋友总来。平常你都点什么?
石泓:招牌套餐。
陈靖:招牌套餐今天卖完了。
唐川:那,双拼套餐吧!打包。
石泓:我也一样。
陈靖对后厨:双拼套餐两份。
唐川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这时,坤哥走进店,直奔陈靖而来。
坤哥:今天生意怎么样?
陈靖将头低下:还行。
坤哥:一会儿忙完了,我带你出去吃饭。
陈靖:今天比较忙,晚上要清账。
旁边的唐川一边打电话,一边从镜子里看着石泓的反应。
陈靖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这时后厨的人喊道:打包,双拼套餐两份好了。
陈靖将袋子递给石泓:双拼套餐两份。
石泓和唐川离开了。
坤哥:干脆啊,晚饭我就在你这儿吃了,回去也是一个人。
60、欣欣小吃,日,外
石泓和唐川走出了小吃店,石泓停下了脚步。
唐川:这家店生意真好。
石泓将其中一份给了唐川。
唐川:去我那儿吃吧,顺便带你看看我工作的地方。
石泓:远吗?
唐川:就在前面,刑警学院。
61、办公室,日,内
唐川在冲咖啡,石泓在一旁收拾垃圾。
石泓看到黑板上画着一个仪器的原理图:前阵子那个物理学博士的案子,你帮警方出了不少力吧!
唐川:你也会注意数学以外的事情?
石泓:这么大的新闻,很难不注意到。
唐川将咖啡递给他:喝吗?
石泓:不了,谢谢。今天去小吃店,也是帮警方查案?
唐川:我想亲眼见见那个嫌疑人,不过她看起来不像是会杀人。
石泓:是吗?人不可貌相。
唐川:尸体是在河堤边被发现的,应该是在夜里遇害,目前掌握的线索很有限。你最近去过河堤吗?
石泓:有时候会去那边跑步。
唐川:难怪,我拆了你的手表,顺便查了一下你手表里水雾的化学成分。
石泓:我可以把表拿回来吗?
唐川:恐怕得等我修好才行。就这么凑巧,那天我正好帮警方分析河堤边的泥水,命案发生前两天,上游化工厂排放了一些废水,所以土壤水分里检测出了一些残留物质。(拿着两张纸对比,曲线图完全吻合)土壤水分的残留物质和你表里水雾的成分是一样的。
石泓:我上次在那附近摔过一跤。
唐川:摔哪儿了?严重吗?
石泓:没事,已经好了。
唐川:最近别再去河堤了,凶手还没抓到,你可得小心点儿。
石泓:我会的。
唐川送石泓出门,走着走着,唐川突然停下来。
唐川:对了,我想到一个新的问题。
石泓回过头看他。
唐川:设计一道别人解不开的问题和解答那道题,哪个比较难?
石泓:很有趣,我会好好想想的。
石泓扭头离开了,唐川望着石泓的背影。
62、教室,日,内
学生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石泓在黑板上讲题,但根本没有人听。
石泓:这次考试,有一道盲点题,大家都没做出来。
写着写着,一个学生拿着纸团拍在了石泓的后背上,学生们哈哈大笑起来。
石泓放下手中的粉笔,慢慢转过身。
石泓严厉的说道:你来回答一下,什么是盲点题。
△教室楼道,罗淼和一个警察来到石泓班级教室的门口。
△教室里瞬间安静了。
石泓走到那个学生面前。
那个学生:不知道。
石泓大喊:比方说,看起来像是几何问题,其实是函数问题,记住了吗?
那个学生:记住了。
63、办公室,日,内
罗淼将一个考勤表放到石泓面前。
罗淼:12 号晚上,你说你七点回到家,然后整晚都呆在家里,有人证吗?
石泓:没有。
罗淼:4 12 日跟13 日上午,你都请了半天假,原因是?
石泓:感冒了,在家休息。
旁白的警察:那下午还来上课?没去医院啊!
石泓:没那么严重,就买了点药。
罗淼:买药的时间跟药店的名字你还记得吗?麻烦写一下。
石泓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
罗淼掏出了坤哥的照片:你认识这个人吗?
石泓:不认识。
罗淼:他叫腾坤,陈靖以前在夜总会上班的熟客,最近他们常见面,你住陈靖隔壁,有见过他吗?
石泓:我不太注意别人的事。
罗淼:你提供的信息很宝贵,谢谢。
64、教学楼外,日,外
罗淼和那个警察走出了教学楼。
那警察:淼哥,腾坤也有嫌疑吗?
罗淼:没有。
那警察:那你故意把腾坤的照片拿出来刺激石泓,是唐老师的主意?
罗淼:不是,是我的主意。唐老师说石泓不会感情用事,但我觉得正好相反,感情会是他唯一的弱点,我希望石泓开始犯错。
65、街道,夜,外
石泓坐在汽车里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坤哥从一家屋子里出来,石泓拿起相机偷拍着他。
坤哥从地下停车场里开出了自己的车,石泓开车紧随其后。
坤哥将车停在了一家餐厅门口,石泓也停在了此地。
坤哥走进了餐厅,石泓拿起相机拍照。
从石泓的相机里,我们可以看到坤哥的后面跟着陈靖。
石泓将相机放下思考了一会儿,又将相机举起来对准儿了两个人。
66、餐厅,夜,外
坤哥:这几次约你,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陈靖:没有,就是想在家多陪陪晓欣。
坤哥:你一个人带着晓欣啊太辛苦了,晓欣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我也一样。
67、镜头组合
△石泓在家里打印照片和一封信。
△陈靖从邮箱里拿出了信封。
△陈靖在家里掏出信封,看到自己被偷拍的照片和那封信。
△陈靖使劲敲打了一下墙壁。
△石泓听到敲打声,朝那边望了一眼。
石泓画外音:你和这个男人什么关系?你也不看看我为你做了什么。立刻跟他分手,否则,我也可以让他消失。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陈靖将信封狠狠的扔进垃圾桶。
68、街道,夜,外
石泓看见坤哥在一个人谈生意,他走到公用电话前,拨了一个号码。
石泓拿出手机播放录音给对面的人听:建设路时代大厦后面停车场,有人受伤了,需要救护车。
对面传来回话:我马上会派人处理,请留下您的姓名和电话。
69、公路上,夜,外
一排救护车和警车往建设路时代大厦的方向开去。
70、停车场,夜,内
腾坤正要上车,一个男子拿着棍子突然冲出来打他。
救护车和警车开进了停车场。
男子打算跑,警察们将他控制住了。
71、警察局审讯室,夜,内
之前一直跟随罗淼调查的那个警察在审讯男子。
那个警察:谁指使的?老实交待。
男子:我真不知道是谁。他在网上跟我联系的,说只要我教训一下那个人就把剩下的钱给我。
其他警察也在忙碌。
△罗淼将一些石泓偷拍的照片递给了陈靖。
罗淼:腾坤收到恐吓信,里面放着这些照片,有人骚扰你吗?不要害怕,请你相信警方会确保你和你女儿的安全。
陈靖犹豫了一会儿:没有。
罗淼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唐川,唐川也一脸无奈。
△罗淼的跟班警察:如果单纯是为了报复,怎么会在行凶之前报警呢?
站在一旁的唐川:这应该只是一个警告,他肯定都计算好了,找不到破绽的。
一个警察进屋:报告。来电的声波被处理过,识别不了。
罗淼气得拍了下桌子。
这时,唐川收到了石泓给他发来的一条短信:明天去爬山?
72、山间公路,日,外
一辆大巴停在了山间公路的站牌前,唐川背着行李下了车,石泓在一旁等着他。
唐川看着石泓背着的厚厚的行李:我以为只去一天。
石泓:山里变数大,多带上有备无患。
两个人穿过树林,石泓在前,唐川在后。
石泓:遇到想不通的问题,我就过来走走,感觉这山林就好像我的一部分。
两个人继续往深处走,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唐川跨越小河的时候不小心踩在了河水里,到了对岸之后,石泓将行李放下,走进了一间小屋子。
唐川蹲下来,看到石泓的书包外面露着一跟粗绳子。
石泓从小屋子里拿出一个斧头朝唐川靠近,唐川吓得站了起来。
石泓:没劲儿了?
唐川:还行。
石泓将斧头伸向唐川:砍柴。
唐川接过了斧头。
石泓在小河边点着了火。
唐川望着周围的环境:这些树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
石泓:活得太久,最终也只是这个结果。
唐川望着石泓:我本以为很了解你,慢慢才发现,你好像还藏着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石泓:记得你说过,数学和爬山一样,曾经有一段时间,你懂那种感觉吗?面前有一座山,爬了很久,却只能在山林种徘徊,到不了山顶,也找不到出路,竟然就这样被困住了。
△插入镜头
石泓在自己家计算,黑板上写满了公式,他将纸揉成一团扔在了已经塞满了纸团的垃圾桶里。
石泓在黑板上擦了又写,写了又擦。
石泓将一张纸团铺开,又在黑板上计算。
石泓又将纸团扔掉,趴在桌子前痛苦的颤抖着。
石泓画外音:我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简直就像个无用的齿轮,我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
石泓踩在凳子上,准备上吊自杀。
△镜头回到山上
两个人发呆,看着河水里有一片落叶漂下来,但被一块石头挡住,只能原地打转。
唐川:我能想象到那种绝望,但我也相信,你能找到好的出路。
石泓:对我来说最好的出路,不是走出去,而是走下去。(看了看火)喝汤吧!
唐川望着一旁: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等办完手头这个案子,我就放个长假。
石泓给唐川盛汤:案子是办不完的,休息一段时间对你比较好。
唐川接过汤喝了一口:我可休息不了,现在的凶手越来越难对付了,就像之前那个物理学博士,他作案的手法几乎是天衣无缝,我们费了很多的力气才逮捕他,你猜他在审讯室里怎么说?他说,就算没被我们抓住,他也会选择自首,因为他无法背负内心的罪恶。
唐川盯着石泓的眼睛,似乎是说给他听。
河水种的那片落叶突然又走了。
石泓: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唐川:也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石泓:别忘了冬天再来看看,是另外一番风景。
73、陈靖家,日,内
陈靖在家收拾屋子,陈晓欣背着书包准备出门。
陈晓欣:妈,今天乐团要去参加比赛。
陈靖走到窗户前,看到石泓弯腰的背影从窗户前飘过,她吓得将碗扔在了桌子上。
陈晓欣:妈。
陈靖走过去扶住陈晓欣的肩膀:放学后马上回家,知道吗?
陈晓欣:知道了。
陈靖送陈晓欣出门。
74、欣欣小吃,日,内
陈靖看着餐桌上的一对母子在吃饭,电话突然响了。
陈靖:欣欣小吃。
电话里传来石泓的声音:到你的信箱拿信。
75、街道,日,外
石泓坐在汽车里给陈靖打电话。
石泓: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联系。
说完,石泓挂掉了电话。
76、居民楼,日,外
陈靖跑到信箱前,拿出了信。
陈靖打开信封,看到了一行字: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也要夺走你的。
信的下面是石泓偷拍的陈晓欣的照片。
陈靖害怕的拿出电话:罗警官,求你救救我的女儿,救救我女儿。
陈靖哭出了声音,身体瘫软在地。
77、警察局,日,外
罗淼带着一个警察往警车方向走。
那个警察解释道:陈晓欣不在学校,她跟学校乐团去外地参加比赛出发有一会儿了。
两个人上了车。
78、实验室,日,内
唐川走进实验室,发现有些不对劲,他一扭头,看到那个定向声波发生器不见了。
79、街道,日,外
石泓坐在汽车里,副驾驶旁放着定向声波发生器。
石泓开车出发了。
80、镜头组合
△罗淼开着车,接通了电话。
罗淼:喂。
△唐川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
唐川:石泓偷走了定向声波发生器。
△罗淼:糟了,陈靖刚刚给我打电话,说石泓威胁要伤害她的女儿。
△唐川:赶紧给学校打电话。
△罗淼:陈晓欣不在学校,她和乐队在去外地比赛的路上,车上还有二十几个学生。
△唐川:如果石泓攻击开车的司机,客车会失控,整车学生都会有危险。
△罗淼:我正往那儿赶。
△唐川:我马上过去。
△唐川在狭窄的街道驾驶着汽车。
△写着江北实验第一中学的客车开出了学校。
客车上,学生们在唱歌,陈晓欣却望着窗外。
△罗淼开车来到十字路口,但路口堵车,不得不停下。
副驾驶的警察:拿到老师的电话了。
警察拨通电话。
△客车上,老师的手机放在衣服里,衣服挂在座位上,而老师车中间的学生那里说着什么。
△那警察:老师不接啊!
罗淼掉头,沿着小路追赶客车。
△唐川开车追逐着。
△石泓不紧不慢的开着车。
△高速公路底下,副驾驶的警察看到客车在上坡。
罗淼开车跟在客车后面。
副驾驶警察:是她们。
罗淼加速追赶上了客车,冲着司机频繁鸣笛。
客车上的学生都望着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淼将车停在客车前面,客车也停了下来。
△客车上。
陈晓欣给陈靖打电话:妈,我没事。
说完挂断了电话。
那警察走到罗淼面前:还好早石泓一步。
罗淼不敢相信:太简单了,太简单了,不可能这么简单。
罗淼突然想到了之前去学校找石泓的那天,石泓对那个学生说:看起来像是几何问题,其实是函数问题。
罗淼:如果石泓的目标不是晓欣呢?
那警察扭头看了看。
罗淼:唐老师有危险。
那警察:什么意思啊?
罗淼:没有他,就没有人能证明是石泓是凶手。
罗淼和警察赶紧跑下了车。
△唐川开车经过了客车经过的那个高速路,石泓紧随其后。
△罗淼往回开车,拨通了唐川的电话。
△唐川的手机在震动,但没有接。
△罗淼着急的自言自语:接电话,接电话啊!
△高速公路上,石泓跟在唐川后面,准备超车。
△罗淼再次打电话。
△从石泓的车上,我们可以看到唐川接通了电话。
唐川:喂。
△罗淼:你在哪儿?石泓的真正目标是你。
△唐川听到罗淼的话后,朝侧面望了一眼。
石泓的车与他平齐,定向声波发生器对准了唐川。
石泓打开了仪器,唐川捂着脑袋作痛,车子歪歪斜斜撞在路边。
罗淼赶过来将车停下,他下车跑过去呼喊着唐川的名字。
石泓开车逃走了。
81、医院,日,外
唐川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望着一个地方发呆。
罗淼走过来坐在了他旁边。
罗淼:幸好你没死,你还欠我一大堆三明治呢。
唐川:不过是脖子扭伤而已,早点把我放出去吧。
罗淼:队长说了,正好如你意,让你多休息几天。
唐川:案子结束了?
罗淼:石泓都交待了。
82、镜头组合
△时间回到唐川被害的时候。
警察抓住了石泓将他送进了警车。
△石泓在审讯室里接受审讯。
△石泓在警察带领下走到了自己的家。
警察在柜子里发现了凶器。
石泓指着凶器,警察给他拍照。
罗淼画外音:他承认在河堤边杀了傅坚,因为他迷恋陈靖,不希望他被前夫纠缠。他带我们去他家里,在柜子里找到了行凶的电线榔头和喷枪。
△石泓指了指书柜。
警察将书拿下来,发现了里面的监听器。
罗淼画外音:我们还在墙上发现了监听设备,他承认,长期监听陈靖,并对她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陈靖家里,陈靖递给了警察一封信。
警察打开看了看,是石泓偷拍的照片。
罗淼画外音:命案发生时,陈靖并不知情,后来石泓一直跟踪她,骚扰她,还给她寄了威胁信。这些都已经证实了。
陈靖:我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回到医院
罗淼:石泓也承认,是他找人打了腾坤,那个报案电话也是他打的,现在掌握的证据和他的口供完全相符。案子马上就结束了。
唐川依旧发呆,没有说话。
83、陈靖家,夜,内
陈晓欣在看电视,陈靖在一旁洗盘子。
电视机里播放着女主持人的声音:目前,犯罪嫌疑人石某已经移交司法机关,等待他的将是最严厉的制裁,以上就是 413 河堤杀人案的全部报道,感谢您的收看。
陈晓欣站起来走到陈靖身边:妈,新闻里为什么那样说?
陈靖:他跟那个人一样,不是好人。
陈晓欣:隔壁叔叔是好人,他是无辜的,根本不是他。
陈靖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84、实验室,日,内
唐川在整理资料,罗淼走进了实验室。
唐川看他有些闷闷不乐。
唐川:破了这么大个案子,就快升官了,怎么垂头丧气的?
罗淼:没那个心情。前天陈晓欣在学校晕倒了,小孩子哪经历过这些,所有跟这些案子有关的人走出来都需要点时间。
唐川:这件事情我总觉得有点蹊跷,那天,你怎么会猜到石泓的真正目标是我。
罗淼:我突然想到他在上课时说过的忙盲点题,看起来是几何问题,实际上函数问题。
唐川:像他的作风,他给我出的第一道题就是盲点题。
唐川走向黑板,在黑板上画了九个圈。
唐川:你试试,用四个线连接九个点。
罗淼盯着九个圈发呆。
唐川:解这道题的关键就是必须跳出惯性思维。(走过去将点连起来)你就是落入了出题者设计的陷阱,所以才解不出来。
唐川看着黑板上他画的四条线,陷入了沉思,他的脑海里快速回忆着之前破案的种种细节和石泓接触的画面。
唐川:不可能,答案太简单了,我怎么连这点都看不到呢?
罗淼看着唐川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唐川:也许我们都错了。事情的真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罗淼:什么意思?现在案情不是很清楚了吗?
唐川:如果揭开真相只会带来更多痛苦,那一直以来,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真相的意义又是什么?
唐川跑出了实验室。
85、大桥下,日,外
唐川在大桥下拼命奔跑着。
大桥下依旧有跳舞的大妈,卖小吃的商贩,流浪汉和乞丐。
唐川望着这些人群发呆了一会儿又继续跑下去。
86、欣欣小吃,日,内
唐川走到了陈靖面前。
唐川:你应该还记得我是谁吧!
87、街道,日,内
陈靖和唐川坐在街道的长椅旁。
唐川: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以警察的身份,我向你要说的话只是个人猜测,你可以不用回答。你的不在场证明是真的 4 12 日晚上,你跟你的女儿是去看了电影,所以无论警察如何追问,你和你的女儿都可以老实回答,因为你们没有说谎。但你一定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们不用说谎,为什么警察只问 412 号的事,因为你是在前一天4 11 日,杀死傅坚的。
陈靖没有回话。
唐川:其实你也不愿意相信石泓是一个变态跟踪狂吧!在你心里他不该是这样的人。
陈靖还是没有说话。
唐川:你对真相一无所知,你无法想象他为了保护你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陈靖看着唐川,唐川却扭过了头。
88、监狱牢房,日,内
牢房的炕上躺满了囚犯,石泓望着屋顶发呆。
石泓将房顶想象成了地图,在他的眼里,房顶被分割成好几块,每一块都涂上颜色,这是他经常证明的四色问题。
石泓的嘴角扬起了笑容。
一个人敲门:石泓,有人要见你。
石泓走下炕。
89、审讯室,日,内
唐川在审讯室里等着石泓,石泓被一个警察带到了审讯室。
唐川冲着摄像头喊道:给我几分钟,关掉显示器。
摄像头被关掉。
石泓坐在了唐川对面。
唐川:过得还好吗?
石泓:这里很适合研究数学问题。
唐川:你根本没想害死我,车窗没被震碎,说明声波的功率被你调到了最低,不然我早死了。你把自己变为变态跟踪狂也只是为了保护她。
石泓看着唐川,有种秘密被人发现的感觉。
唐川:解题的第一步是要弄懂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我的刑警朋友以为这次要破案,首先得瓦解不在场证明,这就掉入你出题的陷阱。
石泓:你到底想说什么?
唐川:那具尸体根本不是傅坚,傅坚死于河堤杀人案的前一天,也就是 4 月11号。
△插入镜头
傅坚被害的晚上,石泓在陈靖家观察尸体。
石泓找到了傅坚的旅馆钥匙和租车卡。
唐川画外音:当你介入时,傅坚已经死了,你决定制造一个不在场证明,你应该在傅坚身上找到了旅馆钥匙和他的租车卡。
△旅店里。
石泓清理着床铺,在桌子上放了一个水杯。
唐川画外音:第二天,你先去了傅坚的宾馆房间,彻底清理了踏踏留下的痕迹。
△大桥下。
石泓给了流浪汉一张房卡和钱。
唐川画外音:然后,你又找了一个和傅坚身形差不多的流浪汉。
△流浪汉走进了旅馆。
流浪汉躺在床上拿那个水杯喝水,又在屋子里抽着烟。
唐川画外音:让他住进那个房间。所以房间里留下的只有流浪汉的毛发和指纹。
△街道上。
石泓用傅坚的租车卡租了一辆自行车。
唐川画外音:你又用傅坚的租车卡租了一辆公共自行车。
△流浪汉从旅店里离开,来到了旅店门口,石泓在外面等他。
流浪汉骑着那辆自行车离开了。
唐川画外音:到了约定时间,流浪汉离开了房间,去你指定的地方找你。会合后,你让他使用租来的那辆公共自行车,自行车上,也就留下了流浪汉的指纹。
△石泓和流浪汉骑车往河堤的方向走。
唐川画外音:你们骑车去了河堤。
△回到审讯室。
唐川:你勒死了他。
△河堤旁。
石泓勒死了流浪汉,流浪汉在挣扎。
△回到审讯室。
唐川:你把他的脸砸烂,使尸体无法辨认。
△河堤旁。
石泓砸烂了流浪汉的脸。
石泓烧掉了流浪汉的手指。
唐川画外音:然后故意烧掉指纹,却又留下其他指纹线索。
△回到审讯室。
唐川:目的就是让警方误以为,尸体就是傅坚。你连续两天请了假,用这段时间来处理傅坚的尸体,这些原本都在你精密的计算之中。
△居民楼。
石泓上楼,看到唐川在等他。
石泓有些吃惊。
唐川画外音:可你没想到,我会出现。
△办公室楼道里,唐川目送石泓离开。
石泓一边往外走,一边思索着什么。
唐川画外音:你意识到河堤杀人案迟早会被查出,于是你调整了计划。
△回到审讯室。
唐川:你雇人攻击了腾坤,写信恐吓陈靖,威胁她的女儿,在确保我性命的前提下还攻击了我,你让所有人都相信,你就是变态跟踪狂,罪有应得,因为只有这样,陈靖才不会出来自首,傅坚的命案实际发生在 4 11 号。石泓,你为了掩盖这一切,亲手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石泓:你想吹嘘你的推论,是你的自由,我听不懂。
唐川:4 12 日,住在桥下的一个流浪汉失踪了,目前下落不明,只要找到他的家人就可以做 DNA 鉴定,河堤命案死者的身份就会水落石出。
△大桥上。
石泓站在桥上,往河水里扔了两袋石头。
△回到审讯室。
石泓:即便你的假设成立,想找到你所谓的流浪汉的家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慢慢站起身)官司就快要结案了,无论法官作出什么判决,我都不会上诉。傅坚命案,就此了结。
石泓往门口走。
唐川突然说道:可惜啊!(他的眼角流下了几滴泪)你那么聪明的头脑,竟然用在这种事情上。
石泓没回话,走过去敲门。
门打开了,石泓往外走了一步。
唐川激动起来:石泓,到底她为你做了值得你这样。
唐川正要追出来,但门关紧了。
石泓小声:她,救过我的命。
90、石泓家,日,内
石泓将笔记本狠狠的合上,站在椅子上准备上吊,他正要松开手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门铃声。
石泓打开门,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陈靖: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隔壁刚搬来的,姓陈,陈靖。这是我女儿陈晓欣。
陈晓欣:叔叔好。请问您家里有闲置的书吗?
陈靖:不好意思,孩子班上布置任务,没有也没有关系。
石泓关上门从屋子里拿出一本数学书递给了陈晓欣:这个行吗?
陈靖:快谢谢叔叔。
陈晓欣:谢谢叔叔。(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礼物给了石泓)这个给您。
陈靖:对了,晓欣最近在学乐器,如果打扰到您,记得告诉我们。
陈晓欣:叔叔再见。
陈靖母女俩走开了。
石泓关门走进了屋子,他看了看手里的小礼品,是一张贺卡,贺卡上写着:谢谢您的爱心。
石泓盯着贺卡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屋顶拴着的用来上吊的绳子。
91、审讯室,日,内
石泓被带进了监狱里。
92、镜头组合
△陈靖和陈晓欣在家里布置屋子,石泓经过此地,听着母女俩的对话。
△石泓去欣欣小吃店买招牌套餐。
△石泓在家里验算着数学公式。
△傅坚被杀的晚上,石泓在陈靖家里处理尸体。
△雨夜,石泓看着腾坤把陈靖送回家。
△石泓在家里写信。
△陈靖在家里打开了信封,使劲的敲打了一下墙壁。
△石泓在警察的带领下慢慢往监牢走。
石泓内心独白:在世界这个坐标系上,有她们这两个点,对于我而言,简直像是奇迹。我并不奢望走进她们的生活,她们也不是我这种人可以取悦的对象。有时候,一个人只要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的我。这一切不是顶罪,是报恩。那个男人,似乎是个可靠的人,和他在一起,她们获得幸福的概率应该比较高。陈靖,请把我完全忘记,你们对真相一无所知,那就最好。如果你们过得不幸福,我做得一切才是徒劳,再见,唐川,是我赢了。
93、监狱,日,内
石泓转过弯,看到罗淼带着陈靖来到了这里。
陈靖两眼泛光,望着石泓。
两个人靠近了几步。
陈靖一把跪下来,哭着大喊:为什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为了我们,像我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么做。
石泓:你胡说什么?
陈靖哭得更大声了:人是我杀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而起的,都是我的错,要抓就抓我吧!我也应该受惩罚。对不起。
石泓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为什么?为什么?
陈靖:我能做的只有这个。对不起,对不起。
陈靖只顾道歉,石泓也哭出了声音。
罗淼静静看着这一切,另一边的唐川故意扭过头不去看。
警察:都带走。
陈靖和石泓都被带走了。
唐川一个人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94、空镜
河堤旁,清澈的河水,有鸟儿在上空飞过。
字幕:三个月后。
95、实验室,日,内
唐川在实验里工作着,他突然走到书柜旁,从里面拿出了一本书,是《反证黎曼猜想》,书里记着石泓的笔记。
唐川翻看了几眼又将书放回去。
96、楼道里,日,内
唐川在楼道椅子上看书,罗淼打着电话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唐川后,他挂断了电话。
罗淼坐在唐川旁边:等出庭吗?
唐川点点头:对,要做证人。
罗淼看了看唐川手里的书:着色问题,要写这么厚一本?
唐川:有些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却难以解答,有时候花掉一生的时间也不够。
罗淼:我昨天去探望陈靖,精神了一些,正试着给女儿和石泓写信。你不去看看石泓?
唐川轻轻摇了摇头。
罗淼走开了。
97、电梯,日,内
唐川走进了电梯。
到达目的地后,电梯开了,唐川走出了电梯,正好看见石泓被几个警察带进了电梯。
石泓看了看唐川的怀里放着一本书——《数学四色问题证明》
石泓:这问题难吗?
唐川:难,太难了。
电梯关上了,唐川转身离开了。
98、法院门口,日,内
唐川迈着大步走出了法院大门,他的身体被一片光包围着。
唐川慢慢往前走,身体消失在那片光芒之中。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闻视频 t.cn/RxrADky 看了那个中国双胞胎弃婴被美国人分别收养后机缘巧合重逢的视频,感动了一会儿.然后就想,中国的对外贸易,最成功的可能就是卖孩子,第二个是租熊猫,第三个我想了半天,楞   发表于 2019-2-23 06:34

热门电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业务咨询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025-86614909
微信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QQ|关于我们|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梦禾编剧圈    

电子营业执照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